王亚伟公开回应市场疑问,王亚伟公开回应市场

作者:财经资讯

  记者:华夏大盘精选业绩优秀,常常成为媒体、公众的关注焦点,对此您怎么看?

  记者:华夏大盘精选基金一直暂停申购,华夏策略基金首发结束后,也一直暂停申购,是出于什么考虑?

   一个成功的投资者,无须费尽口舌去表白自己是一个价值投资者,到头来业绩会说明一切。是否是价值投资,取决于如何投资,在什么价位投资,与谁在投资,投资什么无关,贴标签是没有用的。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财经新闻图片

  王亚伟:公募基金经理转投私募已经成为一种现象,值得各方面反思。基金行业人是决定性的因素,虽说想做基金经理的大有人在,谁走了都能找个新的填上,但管理能力是有差别的。好的基金经理都是各公司花了大代价培养起来的,优秀的人才流失,很让人痛心,对行业而言是巨大的损失,也会动摇投资者对基金行业的信心。去做私募,有可能获得高得多的报酬,但我相信有相当一部分基金经理不只是冲着钱去的,可能更多的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投资理想。能否创造一种更好的环境,吸引优秀的基金经理留在公募基金行业去实现投资理想呢?这需要各方面的努力。公募基金不是一个完美的行业,存在一些制度性的缺陷,由此给了私募基金发展的空间。行业在经历前期高速发展后,到了目前阶段,进一步发展面临着许多挑战,制度创新也许远比产品创新更重要。相对于私募客户而言,广大普通投资者是最需要专业理财的,我觉得为他们服务更能体现自己的社会价值。我作为基金经理在华夏基金工作了11年,对公募基金行业、对公司有很深的感情,离开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虽然付出很多,但得到的更多,我一直心怀感恩,感谢这个行业给予我很多机会,我也愿意继续为行业发展贡献力量。

> 相关报道:

  • 王亚伟:投资重组股和价值投资并不冲突
  • 金沙网址 ,王亚伟困局
  • 王亚伟: 从不依据内幕信息投资重组股
  • 王亚伟:目前不打算离开公募
  • 王亚伟公开回应市场疑问
  • 皮海洲:查查王亚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 王亚伟公开回应调查门 强调自己无违规操作
  • 王亚伟:没有违规操作 也不知道有什么调查
  • 华夏基金王亚伟:无违规操作
  • 传言袭来 王亚伟重仓股大跌
  • 王亚伟交易数据被查 华夏称是例行检查
  • 华夏基金王亚伟强调无违规操作

    新浪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很多股票是否会重组、谁来重组、如何重组,其实已经有足够多的公开信息了,我相信如果提出质疑的人花功夫去仔细研究一下这些公开信息,也差不多能做出同样的投资判断,只可惜他们很少这样做。

  目前对于价值投资存在一些误区。不知道是格雷厄姆和巴菲特没有讲清楚还是有些人在理解上出了偏差,我见到听到的一些所谓的价值投资者并不是在真正地做价值投资,他们做的只是贴标签,给自己贴上价值投资者的标签,给与他们投资方法不同的人贴上投机者的标签,给某些股票贴上价值股的标签,给其它他们没有认真研究过的股票贴上投机股的标签。如果只有买他们贴过价值股标签的股票才算价值投资者的话,这个门槛对我来说太高了,高不可攀。比如说,中国船舶和中国平安都是好公司,他们可能会在250元以上买中国船舶,在140元以上买中国平安,只是因为这些股票上有他们贴上去的价值股标签。他们认为自己永远都是对的,错的只是这个市场。我庆幸自己不是这样的价值投资者。如果说只有价值投资才能获取持续稳定的收益的话,那么我有资格说自己更接近于一个价值投资者,尽管我从来不愿把自己这样归类。从长一点时间看,市场不会以价值投资、非价值投资来区分投资者,同样是所谓的价值投资者,巴菲特是成功的投资者,而他的某些中国信徒是失败的投资者,市场会这样来划分,残酷但很公平。一个成功的投资者,无须费尽口舌去表白自己是一个价值投资者,到头来业绩会说明一切。是否是价值投资,取决于如何投资,在什么价位投资,与谁在投资,投资什么无关,贴标签是没有用的。巴菲特经过研究,在8元买了比亚迪,这算是投资;如果只是听说巴菲特买了比亚迪也跟着买,即使有机会在8元以下买入,也只能算是投机,因为这种行为是跟风,没有经过仔细研究。如果经过仔细研究,发现一只ST股的未来预期价值远高于当前价格,那么在低位买入的行为也是价值投资,而一旦价格高于未来预期价值了还去追,就属于投机了。我希望以自己的投资实践去丰富价值投资的内涵,对于会不会被贴上价值投资者的标签,我毫无兴趣。

  记者:您的投资理念的核心是独立思考,不跟随大流,反映在投资中,您发掘并投资一些重组股、冷门股等,您能具体解释一下您的投资理念吗?

  记者:您管理的基金发掘、投资重组股成功率很高,您是如何做到的?

   鱼和熊掌有没有可能兼得呢?有可能。

  但是,即使仔细研究公开信息了,也做了合理推测了,投资重组股的成功概率可能也只有60%,那又该怎么办?我还有第三点:组合投资。举例来说,在我的投资组合里,精心挑选了20只潜在的重组股,如果未来一年有60%成功实施重组的话,平均每个月就会有一只,从概率分布上就是如此。质疑我总是精准押中重组股的人只看见了树木。孤立的看某只股票是成功了,但就整个重组股组合而言单月的成功概率仅为二十分之一。如果我有本事做到所谓的精准踩点,百发百中,那岂不是这个月押中20只,下个月又押中另外20只?这是不可能的。

  ⊙本报记者 王文清

   已有_COUNT_条评论  我要评论

   从业十多年,我绝不会去试图挑战法律法规的严肃性和监管的有效性,历来坚持稳健经营、规范运作的华夏基金公司绝不会允许利益输送的情况存在,视业绩为生命的华夏基金的基金经理们也绝不会牺牲自己基金的业绩去为其他基金输送利益。

  留守公募的理由

  记者:基金公司旗下的基金之间是不是存在利益输送问题?

金沙网址 1

   如果公开信息不够充分怎么办?我就加上合理的推测。那么怎样推测才合理呢?通过换位思考。经济学里有理性人的假设,重组方和被重组方都有各自的利益诉求,他们怎么想?会怎么做?这些问题看似涉及内幕信息,但实际上你根本无需打探什么内幕信息,只要换位思考一下,假设你是他们,会怎么想、怎么做,很多疑问都将迎刃而解。你站在他们角度做出的选择也基本上会成为他们实际上的选择。

  与其说这是王亚伟自己需要面对的困局,还不如说这是所有基金经理都会遇到的一个困局,令王亚伟感到疑惑的是:到底是该鼓励基金全行业的风格趋同和业绩平庸化呢?还是允许不同的投资风格存在?

  关于利益输送

  投资重组股和价值投资并不冲突。我关注重组股,是因为这是我国证券市场特定发展阶段的产物,蕴藏着很多投资机会,对此视而不见是不负责的。但我从来不依据内幕信息去投资重组股,我只依靠三点:公开信息、合理推测、组合投资。

   我庆幸自己不是这样的价值投资者。如果说只有价值投资才能获取持续稳定的收益的话,那么我有资格说自己更接近于一个价值投资者,尽管我从来不愿把自己这样归类。

  作为最具争议的基金经理,同时也是近年来“最赚钱的基金经理”,王亚伟可能已经发现自己正在陷入一个困局:业绩做不好,自然是骂声一片;业绩做得好,却又有可能被人质疑内幕交易、利益输送等。

  王亚伟:对于各种质疑,我的心态概括起来说就是坦然面对。之所以能够坦然面对,首先是因为我没有任何违规的操作,不心虚当然坦然;其次还因为,有质疑说明有人关心你,有人关心总比没人关心好,尽管其中存在很多误解,但我不想去和这些误解较劲。我希望能够多一些理解,但如果理解不了我也无法强求。毕竟中国证券市场、中国基金业的发展时间还很短,大家由于经历不同、所处位置的不同,对投资的认识也各不相同,短期内无法达成共识很正常。也没有必要达成共识,投资上的问题,往往在达成共识后很快就会走到错误的边缘。既然如此,何不求同存异。在这样一个多元化的社会里,试图让每个人理解你、说你好根本就是徒劳的,还是顺其自然吧。在投资领域里,时间是试金石,大浪淘沙,水落石出,很多事情,需要留待时间去证明。与其把精力花在对外解释上,不如花在投资研究上,花在家人朋友上,花在兴趣爱好上,时间对我来说永远是不够用的。但为什么这次我要花时间出来解释一下呢?因为每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总有很多朋友发来短信安慰我,鼓励我,我得一一回复表示感谢,我发现这占用了我不少时间,所以希望今天花一点时间,换来今后我和我的朋友们节省更多的时间。

  公募基金经理转投私募已经成为一种现象,值得各方面反思。基金行业“人”是决定性的因素,虽说想做基金经理的大有人在,谁走了都能找个新的填上,但管理能力是有差别的。好的基金经理都是各公司花了大代价培养起来的,优秀的人才流失,很让人痛心,对行业而言是巨大的损失,长期如此也会动摇投资者对基金行业的信心。去做私募,有可能获得高得多的报酬,但我相信有相当一部分基金经理不只是冲着钱去的,可能更多的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投资理想。能否创造一种更好的环境,吸引优秀的基金经理留在公募基金行业去实现投资理想呢?这需要各方面的努力。公募基金不是一个完美的行业,存在一些制度性的缺陷,由此给了私募基金发展的空间。行业在经历前期高速发展后,到了目前阶段,进一步发展面临着许多挑战,制度创新也许远比产品创新更重要。相对于私募客户而言,广大普通投资者是最需要专业理财的,我觉得为他们服务更能体现自己的社会价值。我作为基金经理在华夏基金工作了11年,对公募基金行业、对公司有很深的感情,离开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虽然付出很多,但得到的更多,我一直心怀感恩,感谢这个行业给予我很多机会,我也愿意继续为行业发展贡献力量。选择作为一名公募基金经理,作为华夏基金投研团队的一份子,为广大中小投资者服务,并见证华夏基金发展为国际一流的资产管理公司,见证我国的基金业不断成长和壮大,这是我的投资理想所在。当然,如果我的投资风格确实无法再适应公募基金发展的要求,我也只能考虑其它的发展路径。只是目前,没有这方面的任何打算。

   金融街通泰大厦16楼华夏基金总部现场

  王亚伟:基金行业,老百姓的关注度高,具备娱乐行业的某些典型要素。我三年前就感觉到,基金行业将日趋娱乐化,事实的发展也验证了我的判断。基金经理注定是关注的焦点,尤其是业绩好的,从业时间长的。到目前为止,公募基金行业里从业时间较长的基金经理多数已经转做私募去了,我是留下坚守的为数不多的几个,投资业绩也比较好,所以我受到广泛关注,并承担了一些额外的社会功能和娱乐化功能也是在所难免。但另一方面,娱乐化的倾向也在客观上恶化了公募基金经理的生存环境。

   已有_COUNT_条评论  我要评论

  很多股票是否会重组、谁来重组、如何重组,其实已经有足够多的公开信息了,我相信如果提出质疑的人花功夫去仔细研究一下这些公开信息,也差不多能做出同样的投资判断,只可惜他们很少这样做。在我们这个行业,出去调研也好,参加讨论也好,如果不事先做足功课是没有资格提问和发言的,所以对于这类质疑我往往不知如何回应,因为我没有时间从ABC讲起。

   我三年前就感觉到,基金行业将日趋娱乐化,事实的发展也验证了我的判断。基金经理注定是关注的焦点,尤其是业绩好的,从业时间长的。到目前为止,公募基金行业里从业时间较长的基金经理多数已经转做私募去了,我是留下坚守的为数不多的几个,投资业绩也比较好,所以我受到广泛关注,并承担了一些额外的社会功能和娱乐化功能也是在所难免。

  在面对所有这些争议的回应中,王亚伟的回答,或许只是他自己的说法,但是还好,时间是最好的试金石。不过,在痛感基金行业投资同质化的今天,这样一种另类投资风格的存在,也许并不是什么坏事,如果他的确是在法律与规则允许的范围内坚持独立的风格,我们至少应该感谢他,为市场提供了另外一种选择。

  关于投资理念

  目前对于价值投资存在一些误区。不知道是格雷厄姆和巴菲特没有讲清楚还是有些人在理解上出了偏差,我见到听到的一些所谓的价值投资者并不是在真正地做价值投资,他们做的只是贴标签,给自己贴上价值投资者的标签,给与他们投资方法不同的人贴上投机者的标签,给某些股票贴上价值股的标签,给其它他们没有认真研究过的股票贴上投机股的标签。如果只有买他们贴过价值股标签的股票才算价值投资者的话,这个门槛对我来说太高了,高不可攀。比如说,中国船舶和中国平安都是好公司,他们可能会在250元以上买中国船舶,在140元以上买中国平安,只是因为这些股票上有他们贴上去的价值股标签。他们认为自己永远都是对的,错的只是这个市场。我庆幸自己不是这样的价值投资者。如果说只有价值投资才能获取持续稳定的收益的话,那么我有资格说自己更接近于一个价值投资者,尽管我从来不愿把自己这样归类。从长一点时间看,市场不会以价值投资、非价值投资来区分投资者,同样是所谓的价值投资者,巴菲特是成功的投资者,而他的某些中国信徒是失败的投资者,市场会这样来划分,残酷但很公平。一个成功的投资者,无须费尽口舌去表白自己是一个价值投资者,到头来业绩会说明一切。是否是价值投资,取决于如何投资,在什么价位投资,与谁在投资,投资什么无关,贴标签是没有用的。巴菲特经过研究,在8元买了比亚迪,这算是投资;如果只是听说巴菲特买了比亚迪也跟着买,即使有机会在8元以下买入,也只能算是投机,因为这种行为是跟风,没有经过仔细研究。如果经过仔细研究,发现一只ST股的未来预期价值远高于当前价格,那么在低位买入的行为也是价值投资,而一旦价格高于未来预期价值了还去追,就属于投机了。我希望以自己的投资实践去丰富价值投资的内涵,对于会不会被贴上价值投资者的标签,我毫无兴趣。

   从长一点时间看,市场不会以价值投资、非价值投资来区分投资者,同样是所谓的价值投资者,巴菲特是成功的投资者,而他的某些中国信徒是失败的投资者,市场会这样来划分,残酷但很公平。

  2009年7月9日的下午,王亚伟终于决定出来面对媒体,回应争议,给公众一个交代。

  王亚伟:做投资要形成一套能够体现自己风格的,适合自己运用的比较成熟的投资方法和理念。投资的着眼点一定要放在自己对市场本身的认识和把握上,而不是跟别人走,失去主见。不管什么时候,要独立思考。

  媒体上有针对我的投资的质疑文章,有些不是出于炒作和吸引眼球的目的,只是客观地反映市场中存在的疑问,希望能得到解答,我很理解。在某些行业,一些有影响力的人物喜欢到处发言,媒体可以报道得很热闹,但基金行业不同,在言论方面管理更严谨,尤其基金经理,职业特性要求他们少说多做,所以即使有质疑我也很少回应,以前和媒体朋友们沟通得不够,这方面首先表示歉意。

   历史上华夏大盘有过多次短期业绩落后的情况,比如2007年上证指数从7月初的3800点飙升到10月中旬的6100点,指数涨幅60%,但华夏大盘同期净值增长率仅为49%,明显落后。但到2008年1月中旬的5500点时,指数从最高点下跌了10%,但同期大盘精选的净值却增长了15%。大盘精选的差异化投资风格使得其净值变化与指数的相关度不是很高,所以短期落后于指数我并不担心,长期战胜指数我有信心。

  基金业离娱乐业有多远?

  关于操作

  记者:您的投资理念的核心是独立思考,不跟随大流,反映在投资中,您发掘并投资一些重组股、冷门股等,而不是热门股,您能具体解释一下您的投资理念吗?

   鱼和熊掌有没有可能兼得呢?有可能。

  王亚伟说,自己选择投资的依据是三个方面:第一是公开信息。比如*ST昌河这类公司,在停牌之前其重组的可能性就已经被广为传播;第二则是合理推测,他称自己会采取换位思考,把自己放在上市公司、大股东等产业资本的角度来考虑,从而验证合理推测的可能性;第三则是组合投资,比如在他的资产配置中,可能会投资一批重组股,其中成功率会达到60%或者更高一些。

  记者:目前很多公募基金经理纷纷转投私募,公募基金行业面临着严重的人才流失,对于公募基金经理生存环境问题,您怎么看?您会去做私募吗?

  对于各种质疑,我的心态概括起来说就是坦然面对。之所以能够坦然面对,首先是因为我没有任何违规的操作,不心虚当然坦然;其次还因为,有质疑说明有人关心你,有人关心总比没人关心好,尽管其中存在很多误解,但我不想去和这些误解较劲。我希望能够多一些理解,但如果理解不了我也无法强求。毕竟中国证券市场、中国基金业的发展时间还很短,大家由于经历不同、所处位置的不同,对投资的认识也各不相同,短期内无法达成共识很正常。也没有必要达成共识,投资上的问题,往往在达成共识后很快就会走到错误的边缘。既然如此,何不求同存异。在这样一个多元化的社会里,试图让每个人理解你、说你好根本就是徒劳的,还是顺其自然吧。在投资领域里,时间是试金石,大浪淘沙,水落石出,很多事情,需要留待时间去证明。与其把精力花在对外解释上,不如花在投资研究上,花在家人朋友上,花在兴趣爱好上,时间对我来说永远是不够用的。但为什么这次我要花时间出来解释一下呢?因为每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总有很多朋友发来短信安慰我,鼓励我,我得一一回复表示感谢,我发现这占用了我不少时间,所以希望今天花一点时间,换来今后我和我的朋友们节省更多的时间。

   我希望能够多一些理解,但如果理解不了我也无法强求。毕竟中国证券市场、基金业发展时间还很短,大家由于经历不同、所处位置的不同,对投资的认识也各不相同,短期内无法达成共识很正常。

  至于自己管理的华夏大盘精选和华夏策略两只基金为何一直暂停申购,他说自己也许会有管理大型基金的能力,但是在轻规模、重收益的公司策略面前,自己“没有必要也没有兴趣去证明自己有管理好大基金的能力”。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新浪财经讯 近日,部分媒体报道证监会有关部门正在调查华夏大盘精选和华夏策略精选两只基金的传闻。7月9日下午,华夏基金投资委员会主席、华夏大盘精选和华夏策略精选基金经理王亚伟在公司会议室接受了多家媒体的联合采访,以下为采访实录。

   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始终坚持自己的风格而不愿被同化的原因。被同化当然会舒服很多,不用再被质疑了,但是为了持有人利益最大化,我选择坚持。质疑我靠利益输送才能持续多年业绩领先,想象力有点丰富,如果把这样的想象力运用到选股上,投资能力一定会突飞猛进。

  《21世纪》:华夏大盘精选业绩优秀,但也因此常常成为媒体、公众的关注焦点,对此你怎么看?

  不会选择离开公募

图:华夏基金公司副总裁、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华夏大盘精选基金经理王亚伟(资料图片)

   华夏基金市场部总经理周林林简单介绍了到会的华夏工作人员和媒体记者。王亚伟打开了摆放在面前的笔记本电脑,本文为座谈会王亚伟讲话实录。

  《21世纪》:目前很多公募基金经理纷纷转投私募,公募基金行业面临着严重的人才流失,对于公募基金经理生存环境问题,你怎么看?你会去做私募吗?

  目前对于价值投资存在一些误区。不知道是格雷厄姆和巴菲特没有讲清楚还是有些人在理解上出了偏差,我见到听到的一些所谓的价值投资者并不是在真正地做价值投资,他们做的只是贴标签,给自己贴上价值投资者的标签,给予他们投资方法不同的人贴上投机者的标签,给某些股票贴上价值股的标签,给其他他们没有认真研究过的股票贴上投机股的标签。如果只有买他们贴过价值股标签的股票才算价值投资者的话,这个门槛对我来说太高了,高不可攀。比如说,中国船舶和中国平安都是好公司,他们可能会在250元以上买中国船舶,在140元以上买中国平安,只是因为这些股票上有他们贴上去的价值股标签。他们认为自己永远都是对的,错的只是这个市场。我庆幸自己不是这样的价值投资者。如果说只有价值投资才能获取持续稳定的收益的话,那么我有资格说自己更接近于一个价值投资者,尽管我从来不愿把自己这样归类。

  记者:上半年您管理的两只基金业绩如何?

   基金行业,老百姓的关注度高,具备娱乐行业的某些典型要素。

  很多股票是否会重组、谁来重组、如何重组,其实已经有足够多的公开信息了,我相信如果提出质疑的人花功夫去仔细研究一下这些公开信息,也差不多能做出同样的投资判断,只可惜他们很少这样做。在我们这个行业,出去调研也好,参加讨论也好,如果不事先做足功课是没有资格提问和发言的,所以对于这类质疑我往往不知如何回应,因为我没有时间从ABC讲起。

  不论是他管理的基金,还是所投资的股票,甚至是个人生活,著名基金经理王亚伟总是很容易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9日下午,华夏基金投资委员会主席王亚伟在公司会议室接受了多家媒体的联合采访,就市场上关于他在投资方面的一些问题做了全面回答。

  记者:基金公司旗下的基金之间是不是存在利益输送问题?

> 相关报道:

  • 为什么是王亚伟
  • 王亚伟展示擒拿手三招定重组
  • 王亚伟11年爬坡和9大标志股票
  • 王亚伟被调查暴露基金投资潜规则
  • 王亚伟公开回应市场疑问采访实录
  • 王亚伟公开回应调查门 强调自己无违规操作
  • 王亚伟:没有违规操作 也不知道有什么调查
  • 华夏基金王亚伟:无违规操作
  • 传言袭来 王亚伟重仓股大跌
  • 王亚伟交易数据被查 华夏称是例行检查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王亚伟:我依然选择留守公募基金

  王亚伟:利益输送,是法律法规和华夏基金公司内控制度严格禁止的。公司制定了公平交易管理制度,由交易管理部严格执行,风控部门定期进行基金交易行为分析,杜绝利益输送。从业10多年,我绝不会去试图挑战法律法规的严肃性和监管的有效性,历来坚持稳健经营、规范运作的华夏基金公司绝不会允许利益输送的情况存在,视业绩为生命的华夏基金的基金经理们也绝不会牺牲自己基金的业绩去为其他基金输送利益。只要用常识去思考,就能得出结论,在华夏基金根本不存在利益输送的生存土壤。华夏基金打造了一个高质量的投研平台,并鼓励基金经理们在价值投资的基础上,充分发挥自己的投资风格和特长,为投资者创造最好的回报。正因为如此,华夏基金才能做到整体投资业绩优秀而且每只基金各具特色。如果搞利益输送,是无法做到整体业绩优秀的,更无法吸引和留住好的人才。华夏基金从来不为股东、专户、单只基金做任何利益输送,历史上没有,未来即使发展到上万亿规模甚至更大,也决不会做。为什么我能做到连续几年业绩领先?我认为是投资风格使然。我的投资风格在趋同化的公募基金业内有点独特,举个极端的例子,我的风格是A,其他基金的风格是B,如果A风格优于B风格,那么我的基金持续领先就是大概率事件,但如果我也和别人一样是B风格,那么我的基金持续领先就是小概率事件,因为我并不比别人聪明,就这么简单。

  基金行业,老百姓的关注度高,具备娱乐行业的某些典型要素。我三年前就感觉到,基金行业将日趋娱乐化,事实的发展也验证了我的判断。基金经理注定是关注的焦点,尤其是业绩好的,从业时间长的。到目前为止,公募基金行业里从业时间较长的基金经理多数已经转做私募去了,我是留下坚守的为数不多的几个,投资业绩也比较好,所以我受到广泛关注,并承担了一些额外的社会功能和娱乐化功能也是在所难免。但另一方面,娱乐化的倾向也在客观上恶化了公募基金经理的生存环境。

   利益输送,是法律法规和华夏基金公司内控制度严格禁止的。公司制定了公平交易管理制度,由交易管理部严格执行,风控部门定期进行基金交易行为分析,杜绝利益输送。

  《21世纪》:你的投资理念的核心是独立思考,不跟随大流,反映在投资中,你发掘并投资一些重组股、冷门股等,而不是热门股,可以具体解释一下你的投资理念吗?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财经新闻图片

   投资的着眼点一定要放在自己对市场本身的认识和把握上,而不是跟别人走,失去主见。不管什么时候,要独立思考。

  媒体上有针对我的投资的质疑文章,有些不是出于炒作和吸引眼球的目的,只是客观地反映市场中存在的疑问,希望能得到解答,我很理解。在某些行业,一些有影响力的人物喜欢到处发言,媒体可以报道得很热闹,但基金行业不同,在言论方面管理更严谨,尤其基金经理,职业特性要求他们少说多做,所以即使有质疑我也很少回应,以前和媒体朋友们沟通得不够,这方面首先表示歉意。

  但是,即使仔细研究公开信息了,也做了合理推测了,投资重组股的成功概率可能也只有60%,那又该怎么办?我还有第三点:组合投资。举例来说,在我的投资组合里,精心挑选了20只潜在的重组股,如果未来一年有60%成功实施重组的话,平均每个月就会有一只,从概率分布上就是如此。质疑我总是精准押中重组股的人只看见了树木。孤立的看某只股票是成功了,但就整个重组股组合而言单月的成功概率仅为二十分之一。如果我有本事做到所谓的精准踩点,百发百中,那岂不是这个月押中20只,下个月又押中另外20只?这是不可能的。

   媒体上有针对我的投资的质疑文章,有些不是出于炒作和吸引眼球的目的,只是客观地反映市场中存在的疑问,希望能得到解答,我很理解。在某些行业,一些有影响力的人物喜欢到处发言,媒体可以报道得很热闹,但基金行业不同,在言论方面管理更严谨,尤其基金经理,职业特性要求他们少说多做,所以即使有质疑我也很少回应,以前和媒体朋友们沟通得不够,这方面首先表示歉意。

  王亚伟:投资重组股和价值投资并不冲突。我关注重组股,是因为这是我国证券市场特定发展阶段的产物,蕴藏着很多投资机会,对此视而不见是不负责的。但我从来不依据内幕信息去投资重组股,我只依靠三点:公开信息、合理推测、组合投资。

  做投资要形成一套能够体现自己风格的,适合自己运用的比较成熟的投资方法和理念。投资的着眼点一定要放在自己对市场本身的认识和把握上,而不是跟别人走,失去主见。不管什么时候,要独立思考。作为基金的管理人,投资者把钱交给你就是要你代替他去思考,你要是随波逐流,缺乏独立思考的精神,就是没有做到尽职尽责。投资有不同的风格,就像媒体有不同的特色,报道也有不同风格。

   股票基金有不同的类型,有的适合把规模做得很大,比如被动型的华夏沪深300指数基金,而对于主动型的股票基金而言,业绩和规模往往是一对矛盾,这点无需否认,是鱼和熊掌的关系。

  至于基金之间的利益输送,他则认为,没有其他基金经理会愿意以自己的职业生涯为代价,牺牲自己管理的基金业绩,来为他服务。而华夏基金也不至于干这种事。

  记者:目前很多公募基金经理纷纷转投私募,公募基金行业面临着严重的人才流失,对于公募基金经理生存环境问题,您怎么看?您会去做私募吗?

   在投资领域里,时间是试金石,大浪淘沙,水落石出,很多事情,需要留待时间去证明。与其把精力花在对外解释上,不如花在投资研究上,花在家人朋友上,花在兴趣爱好上,时间对我来说永远是不够用的。

  为什么要另辟蹊径投资重组股?王亚伟解释说:在我们这个新兴市场中,重组往往是获得超额收益的重要机会,对于重组股的机会视而不见,在投资上来说是不对的。

  股票基金有不同的类型,有的适合把规模做的很大,比如被动型的华夏沪深300指数基金,而对于主动型的股票基金而言,业绩和规模往往是一对矛盾,这点无需否认,是鱼和熊掌的关系。鱼和熊掌有没有可能兼得呢?有可能。华夏基金有成功管理大规模主动型股票基金的经验和能力,相信依靠投研团队,加上自身的努力,如果华夏大盘、华夏策略规模扩大到200亿以上,我仍然有可能管好。那么鱼和熊掌有没有把握兼得呢?没有把握。当然可以去尝试一下,放开申购,相信规模会变得很大,证明一下自己有能力管好大基金,也无妨。但万一不成功呢?损失的是持有人的利益。冒损失持有人利益的风险,去尝试证明自己的能力,值得吗?我认为不值得。我没有兴趣去证明自己有管理好大基金的能力,我只想给持有人最好的收益。况且华夏大盘精选基金虽然份额不到7亿份,但单位净值已经超过7.8元,基金总规模在50亿元左右,也并非部分人所认为的小盘基金。当然有些投资者无法申购可能会有抱怨,但古人说得好: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我的这种轻规模、重业绩的想法和华夏基金的经营理念是一致的,公司始终追求投资者利益的最大化,而不追求规模的最大化,比如在2007年市场最狂热的时候,公司几乎暂停了所有主动型股票基金的申购,以此帮助投资者控制风险。华夏基金成为国内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靠的不是对规模的刻意追求,靠的是为投资者创造了良好的回报,规模这东西即使刻意追求也是追求不到的。

   之所以能够坦然面对,首先是因为我没有任何违规的操作,不心虚当然坦然;其次还因为,有质疑说明有人关心你,有人关心总比没人关心好,尽管其中存在很多误解,但我不想去和这些误解较劲。

> 相关报道:

  • 王亚伟:投资重组股和价值投资并不冲突
  • 王亚伟: 从不依据内幕信息投资重组股
  • 王亚伟:目前不打算离开公募
  • 王亚伟公开回应市场疑问
  • 皮海洲:查查王亚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 王亚伟公开回应调查门 强调自己无违规操作
  • 王亚伟:没有违规操作 也不知道有什么调查
  • 华夏基金王亚伟:无违规操作
  • 传言袭来 王亚伟重仓股大跌
  • 王亚伟交易数据被查 华夏称是例行检查
  • 华夏基金王亚伟强调无违规操作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记者:华夏大盘精选业绩非常优秀,常常成为媒体、公众的关注焦点,对此您怎么看?

   为什么华夏和我总被关注

  如果一位投资管理人能够连续跑赢市场平均水平,他身上一定有一些不同的地方。

  如果公开信息不够充分怎么办?我就加上合理的推测。那么怎样推测才合理呢?通过换位思考。经济学里有理性人的假设,重组方和被重组方都有各自的利益诉求,他们怎么想?会怎么做?这些问题看似涉及内幕信息,但实际上你根本无需打探什么内幕信息,只要换位思考一下,假设你是他们,会怎么想、怎么做,很多疑问都将迎刃而解。大家都是理性的经济人,你站在他们角度做出的选择也基本上会成为他们实际上的选择。基金经理必须有意识地站在产业投资者的角度去思考,这样才能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如果仅仅站在财务投资者的角度看问题,对价值的认识往往是片面的,真正的价值投资也就无从谈起。

   身着白色短袖深色裤子的王亚伟坐在了记者对面,他的面前摆的是一瓶蓝涧矿泉水。他递给记者的名片上职务一栏印得很简单——总经理助理,名片上没有填写手机号码。

  王亚伟还解释了为什么自己买重组股,“我买重组股坚持三个要素”。至于成功率,应该在六成左右。

  利益输送,是法律法规和华夏基金公司内控制度严格禁止的。公司制定了公平交易管理制度,由交易管理部严格执行,风控部门定期进行基金交易行为分析,杜绝利益输送。从业10多年,我绝不会去试图挑战法律法规的严肃性和监管的有效性,历来坚持稳健经营、规范运作的华夏基金公司绝不会允许利益输送的情况存在,视业绩为生命的华夏基金的基金经理们也绝不会牺牲自己基金的业绩去为其他基金输送利益。只要用常识去思考,就能得出结论,在华夏基金根本不存在利益输送的生存土壤。华夏基金打造了一个高质量的投研平台,并鼓励基金经理们在价值投资的基础上,充分发挥自己的投资风格和特长,为投资者创造最好的回报。正因为如此,华夏基金才能做到整体投资业绩优秀而且每只基金各具特色。如果搞利益输送,是无法做到整体业绩优秀的,更无法吸引和留住好的人才。华夏基金从来不为股东、专户、单只基金做任何利益输送,历史上没有,未来即使发展到上万亿规模甚至更大,也决不会做。为什么我能做到连续几年业绩领先?我认为是投资风格使然。我的投资风格在趋同化的公募基金业内有点独特,举个极端的例子,我的风格是A,其它基金的风格是B,如果A风格优于B风格,那么我的基金持续领先就是大概率事件,但如果我也和别人一样是B风格,那么我的基金持续领先就是小概率事件,因为我并不比别人聪明,就这么简单。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始终坚持自己的风格而不愿被同化的原因。被同化当然会舒服很多,不用再被质疑了,但是为了持有人利益最大化,我选择坚持。质疑我靠利益输送才能持续多年业绩领先,想象力有点丰富,只可惜没有用对地方。如果把这样的想象力运用到选股上,投资能力一定会突飞猛进。当然有些人需要通过质疑别人来为自己无法做到优秀而开脱,好让自己可以继续心安理得地平庸下去。

   另一方面,靠这么低的平均股票仓位取得这样的收益率,对自己的选股还是比较满意,同时由于净值波动率低,整体上夏普比率还是很高的。至于一两个月内的净值表现是否突出,我并不在意。

  “我的投资风格与趋同化的基金行业投资风格不同,因此我在一些时期跑赢行业是大概率事件,如果我的风格与行业相同,要跑赢行业则是小概率事件。”他这样解释自己的业绩。

  根据有关统计,今年上半年华夏大盘净值增长率为60.25%,在72只偏股混合基金中排第7位,华夏策略净值增长率为43.9%,在48只灵活配置混合基金中排名第10,均名列前四分之一。对于这个成绩,我基本满意。不满意的地方在于资产配置,由于对极度宽松的流动性环境估计不足,对实体经济恢复的前景和持续性不很确定,上半年在实际操作中过于保守,华夏大盘和华夏策略上半年的平均股票仓位仅为65%和55%,影响了净值表现。另一方面,靠这么低的平均股票仓位取得这样的收益率,对自己的选股还是比较满意的,同时由于净值的波动率低,整体上夏普比率还是很高的。至于一两个月内的净值表现是否突出,我并不在意。历史上华夏大盘有过多次短期业绩落后的情况,比如07年上证指数从7月初的3800点飙升到10月中旬的6100点,指数涨幅60%,但华夏大盘同期净值增长率仅为49%,明显落后。但到08年1月中旬的5500点时,指数从最高点下跌了10%,但同期大盘精选的净值却增长了15%。大盘精选的差异化投资风格使得其净值变化与指数的相关度不是很高,所以短期落后于指数我并不担心,长期战胜指数我有信心。

   巴菲特经过研究,在8元买了比亚迪,这算是投资;如果只是听说巴菲特买了比亚迪也跟着买,即使有机会在8元以下买入,也只能算是投机,因为这种行为是跟风,没有经过仔细研究。如果经过仔细研究,发现一只ST股的未来预期价值远高于当前价格,那么在低位买入的行为也是价值投资,而一旦价格高于未来预期价值了还去追,就属于投机了。我希望以自己的投资实践去丰富价值投资的内涵,对于会不会被贴上价值投资者的标签,我毫无兴趣。

   已有_COUNT_条评论  我要评论

   比如说,中国船舶和中国平安都是好公司,他们可能会在250元以上买中国船舶,在140元以上买中国平安,只是因为这些股票上有他们贴上去的价值股标签。他们认为自己永远都是对的,错的只是这个市场。

  他说,基金业在三年前逐步具备了娱乐业的要素,作为为数不多的、继续坚守的、业绩优良的基金经理,自己除了做投资之外,还不得不承担一些额外的社会功能以及娱乐化功能。

   (本文由理财周报记者代星根据现场录音整理)

  “可能我今年投资了20只重组股,其中60%成功,也就是12只,那么平均下来也许每个月就会有一只重组股被我抓住,但是市场往往只看到我抓住的那12只,没有看到我没抓住的另外8只。”对于剩下的8只,他则会继续考虑是否存在重组的可能性,如果有,继续持有,如果没有,则进行更新。

   但为什么这次我要花时间出来解释一下呢?因为每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总有很多朋友发来短信安慰我,鼓励我,我得一一回复表示感谢,我发现这占用了我不少时间,所以希望今天花一点时间,换来今后我和我的朋友们节省更多的时间。这是我今天跟大家见面的一个想法。

图:华夏基金公司副总裁、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华夏大盘精选基金经理王亚伟(资料图片,新浪财经配图)

   我是怎么投资重组类股票的?

  “市场不会以价值投资与非价值投资来区分你,而只会以投资的成功还是失败来衡量你”。而且,他甚至指出:“有人自称是价值投资者,但他们可能在250元以上买中国船舶或者140元以上买中国平安。”

   我不会离开公募基金

  所以,在王亚伟这个争议人物的身上,确实有着特立独行的个性,这为其投资风格的另辟蹊径,以及选择留守公募提供了一个答案。

   但另一方面,娱乐化的倾向也在客观上恶化了公募基金经理的生存环境。

  如果公开信息不够充分怎么办?我就加上合理的推测。那么怎样推测才合理呢?通过换位思考。经济学里有理性人的假设,重组方和被重组方都有各自的利益诉求,他们怎么想?会怎么做?这些问题看似涉及内幕信息,但实际上你根本无需打探什么内幕信息,只要换位思考一下,假设你是他们,会怎么想、怎么做,很多疑问都将迎刃而解。大家都是理性的经济人,你站在他们角度做出的选择也基本上会成为他们实际上的选择。基金经理必须有意识地站在产业投资者的角度去思考,这样才能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如果仅仅站在财务投资者的角度看问题,对价值的认识往往是片面的,真正的价值投资也就无从谈起。

   “我庆幸我不是贴价值投资标签的基金经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邹愚

   对于各种质疑,我的心态概括起来说就是坦然面对。

  在争议之下,有些公募基金管理人会倾向转投私募,王亚伟有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短期落后于指数我并不担心,长期战胜指数我有信心

  《21世纪》:你管理的基金发掘、投资重组股成功率很高,如何做到这一点?

   如果只有买他们贴过价值股标签的股票才算价值投资者的话,这个门槛对我来说太高了,高不可攀。

  就在*ST昌河(600372)于6月2日公布重组方案后,公众再次并不惊奇地发现,*ST昌河2009年一季报中,王亚伟所掌控的华夏大盘建仓*ST昌河340.96万股,华夏策略建仓277.69万股,两只基金分别成为*ST昌河的第二大和第四大流通股东,合计持股约618.66万股。重组成功,意味着王亚伟旗下的基金将会获利不菲。延续成功“神话”的王亚伟再度站上风口浪尖。

   投资重组股和价值投资并不冲突。我关注重组股,是因为这是我国证券市场特定发展阶段的产物,蕴藏着很多投资机会,对此视而不见是不负责任的。但我从来不依据内幕信息去投资重组股,我只依靠三点:公开信息、合理推测、组合投资。

  “转投私募,是为富人服务,对他们来说,顶多是在福布斯富豪榜上提升几个名次,而留守公募,则是为普通的公众服务,跟富人相比,公众更需要基金行业提供专业化的投资服务,对个人来说,也更能提升自己的社会价值。”对他而言,离开(华夏基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冒损失持有人利益的风险,去尝试证明自己的能力,值得吗?我认为不值得。我没有兴趣去证明自己有管理好大基金的能力,我只想给持有人最好的收益。

  王亚伟:做投资要形成一套能够体现自己风格的,适合自己运用的比较成熟的投资方法和理念。投资的着眼点一定要放在自己对市场本身的认识和把握上,而不是跟别人走,失去主见。不管什么时候,要独立思考。作为基金的管理人,投资者把钱交给你就是要你代替他去思考,你要是随波逐流,缺乏独立思考的精神,就是没有做到尽职尽责。投资有不同的风格,就像媒体有不同的特色,报道也有不同风格。

   也没有必要达成共识,投资上的问题,往往在达成共识后很快就会走到错误的边缘。既然如此,何不求同存异。试图让每个人理解你、说你好根本就是徒劳的,还是顺其自然吧。

  对于各种质疑,我的心态概括起来说就是坦然面对。之所以能够坦然面对,首先是因为我没有任何违规的操作,不心虚当然坦然;其次还因为,有质疑说明有人关心你,有人关心总比没人关心好,尽管其中存在很多误解,但我不想去和这些误解较劲。我希望能够多一些理解,但如果理解不了我也无法强求。毕竟中国证券市场、中国基金业的发展时间还很短,大家由于经历不同、所处位置的不同,对投资的认识也各不相同,短期内无法达成共识很正常。也没有必要达成共识,投资上的问题,往往在达成共识后很快就会走到错误的边缘。既然如此,何不求同存异。在这样一个多元化的社会里,试图让每个人理解你、说你好根本就是徒劳的,还是顺其自然吧。在投资领域里,时间是试金石,大浪淘沙,水落石出,很多事情,需要留待时间去证明。与其把精力花在对外解释上,不如花在投资研究上,花在家人朋友上,花在兴趣爱好上,时间对我来说永远是不够用的。但为什么这次我要花时间出来解释一下呢?因为每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总有很多朋友发来短信安慰我,鼓励我,我得一一回复表示感谢,我发现这占用了我不少时间,所以希望今天花一点时间,换来今后我和我的朋友们节省更多的时间。

   作为基金经理,投资者把钱交给你就是要你代替他去思考,你要是随波逐流,缺乏独立思考的精神,就是没有做到尽职尽责。

  基金业离娱乐业其实并不遥远。至少对王亚伟来说,每次投资的情况曝光后,都会获得跟影视圈一线明星那样相似的待遇,绯闻和传言也会再度泛起。

   上半年华夏大盘净值增长率为60.25%,在72只偏股混合基金中排第7位,华夏策略净值增长率为43.9%,在48只灵活配置混合基金中排名第10,均名列前四分之一。对于这个成绩,我基本满意。

  王亚伟被争议了三年,面对这些争议,他一直沉默以对了三年。

   为什么我能做到连续几年业绩领先?我认为是投资风格使然。我的投资风格在趋同化的公募基金业内有点独特,举个极端的例子,我的风格是A,其它基金的风格是B,如果A风格优于B风格,那么我的基金持续领先就是大概率事件,但如果我也和别人一样是B风格,那么我的基金持续领先就是小概率事件,因为我并不比别人聪明,就这么简单。

金沙网址 2

   我觉得成为一个成功的基金经理,做投资要形成一套能够体现自己风格的,适合自己运用的比较成熟的投资方法和理念。

  王亚伟的这次公开回应,很大程度上缘于近期的负面传闻,传闻称“王亚伟管理的两只基金正在被监管层调查”,然而除了华夏基金的相关澄清公告外,监管层并未对此消息进行任何确认或者否认。

   只要用常识去思考,就能得出结论,在华夏基金根本不存在利益输送的生存土壤。

  王亚伟:公募基金经理转投私募已经成为一种现象,值得各方面反思。基金行业人是决定性的因素,虽说想做基金经理的大有人在,谁走了都能找个新的填上,但管理能力是有差别的。好的基金经理都是各公司花了大代价培养起来的,优秀的人才流失,很让人痛心,对行业而言是巨大的损失,也会动摇投资者对基金行业的信心。去做私募,有可能获得高得多的报酬,但我相信有相当一部分基金经理不只是冲着钱去的,可能更多的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投资理想。能否创造一种更好的环境,吸引优秀的基金经理留在公募基金行业去实现投资理想呢?这需要各方面的努力。公募基金不是一个完美的行业,存在一些制度性的缺陷,由此给了私募基金发展的空间。行业在经历前期高速发展后,到了目前阶段,进一步发展面临着许多挑战,制度创新也许远比产品创新更重要。相对于私募客户而言,广大普通投资者是最需要专业理财的,我觉得为他们服务更能体现自己的社会价值。我作为基金经理在华夏基金工作了11年,对公募基金行业、对公司有很深的感情,离开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虽然付出很多,但得到的更多,我一直心怀感恩,感谢这个行业给予我很多机会,我也愿意继续为行业发展贡献力量。选择作为一名公募基金经理,作为华夏基金投研团队的一份子,为广大中小投资者服务,并见证华夏基金发展为国际一流的资产管理公司,见证我国的基金业不断成长和壮大,这是我的投资理想所在。当然,如果我的投资风格确实无法再适应公募基金发展的要求,我也只能考虑其它的发展路径。只是目前,没有这方面的任何打算。

   不满意的地方在于资产配置,由于对极度宽松的流动性环境估计不足,对实体经济恢复的前景和持续性不很确定,上半年在实际操作中过于保守,华夏大盘和华夏策略上半年的平均股票仓位仅为65%和55%,影响了净值表现。

  对话王亚伟:

   去做私募,有可能获得高得多的报酬,但我相信有相当一部分基金经理不只是冲着钱去的,可能更多的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投资理想。能否创造一种更好的环境,吸引优秀的基金经理留在公募基金行业去实现投资理想呢?这需要各方面的努力。公募基金不是一个完美的行业,存在一些制度性的缺陷,由此给了私募基金发展的空间。

   理财周报记者 代星

   基金经理必须有意识地站在产业投资者的角度去思考,这样才能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如果仅仅站在财务投资者的角度看问题,对价值的认识往往是片面的,真正的价值投资也就无从谈起。

   当然,如果我的投资风格确实无法再适应公募基金发展的要求,我也只能考虑其它的发展路径。只是目前,没有这方面的任何打算。

   已有_COUNT_条评论  我要评论

   质疑我总是精准押中重组股的人只看见了树木。孤立的看某只股票是成功了,但就整个重组股组合而言单月的成功概率仅为1/20。如果我有本事做到所谓的精准踩点,百发百中,那岂不是这个月押中20只,下个月又押中另外20只?这是不可能的。

   在我们这个行业,出去调研也好,参加讨论也好,如果不事先做足功课是没有资格提问和发言的,所以对于这类质疑我往往不知如何回应,因为我没有时间从ABC讲起。

   我作为基金经理在华夏基金工作了11年,对公募基金行业、对公司有很深的感情,离开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虽然付出很多,但得到的更多,我一直心怀感恩,感谢这个行业给予我很多机会,我也愿意继续为行业发展贡献力量。

   那么鱼和熊掌有没有把握兼得呢?没有把握。当然可以去尝试一下,放开申购,相信规模会变得很大,证明一下自己有能力管好大基金,也无妨。但万一不成功呢?损失的是持有人的利益。

   基金行业人是决定性的因素,虽说想做基金经理的大有人在,谁走了都能找个新的填上,但管理能力是有差别的。好的基金经理都是各公司花了大代价培养起来的,优秀的人才流失,很让人痛心,也会动摇投资者对基金行业的信心。

   但是,即使仔细研究公开信息了,也做了合理推测了,投资重组股的成功概率可能也只有60%,那又该怎么办?我还有第三点:组合投资。举例来说,在我的投资组合里,精心挑选了20只潜在的重组股,如果未来一年有60%成功实施重组的话,平均每个月就会有一只,从概率分布上就是如此。

   如果搞利益输送,是无法做到整体业绩优秀的,更无法吸引和留住好的人才。华夏基金从来不为股东、专户、单只基金做任何利益输送,历史上没有,未来即使发展到上万亿规模甚至更大,也决不会做。

   目前对于价值投资存在一些误区。不知道是格雷厄姆和巴菲特没有讲清楚还是有些人在理解上出了偏差,我见到听到的一些所谓的价值投资者并不是在真正地做价值投资,他们做的只是贴标签,给自己贴上价值投资者的标签,给与他们投资方法不同的人贴上投机者的标签,给某些股票贴上价值股的标签,给其它他们没有认真研究过的股票贴上投机股的标签。

   况且华夏大盘精选基金虽然份额不到7亿份,但单位净值已经超过7.8元,基金总规模在50亿元左右,也并非部分人所认为的小盘基金。当然有些投资者无法申购可能会有抱怨。这种轻规模、重业绩的想法和华夏基金的经营理念是一致的,公司始终追求投资者利益的最大化,而不追求规模的最大化,比如在2007年市场最狂热的时候,公司几乎暂停了所有主动型股票基金的申购,以此帮助投资者控制风险。

   7月9日下午2点,通泰大厦16楼华夏基金总部最大会议室。

   我绝不会去挑战法律法规

本文由金沙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