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发多家上市公司连锁闪崩,诺亚旗下34亿资产遭

作者:股票基金

实控人罗静被刑拘的博信股份,股价走出“地天板”。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7月8日,江苏博信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600083.SH,博信股份)早盘一字跌停,午后开盘打开跌停板并拉升至涨停板,最终以13.51元的涨停价收盘。分时图显示,当天博信股份的最大一笔成交额接近8亿元。

摘要 8月8日晚间,博信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8月8日收到董事长罗静的书面辞职报告,罗静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第九届董事会董事、董事长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辞职后,罗静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承兴国际控股爆雷!诺亚财富旗下公司34亿资产遭灾 还有券商和城投公司卷入

摘要 “商界木兰”罗静遭刑拘事件继续发酵,因踩雷罗静旗下承兴国际控股,诺亚财富周一美股开盘大跌22.53%,截止8日晚间23点30分,诺亚财富下跌逾17%,较前一交易日收盘价市值损失逼近5亿美元。

博信股份的投资者无疑坐了一回过山车。罗静旗下另一家港股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则没那么好运。

一个月前被刑拘的女老板罗静辞职了!

48岁女老板罗静被刑拘后,资本市场惊雷接连响起。周一,罗静旗下的港股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盘中一度暴跌90%,A股公司博信股份(600083.SH)股价则上演了“地天板”行情。

“商界木兰”罗静遭刑拘事件继续发酵,因踩雷罗静旗下承兴国际控股,诺亚财富周一美股开盘大跌22.53%,截止8日晚间23点30分,诺亚财富下跌逾17%,较前一交易日收盘价市值损失逼近5亿美元。

7月8日,承兴国际控股低开低走,盘中最大跌幅达90%。截至收盘,跌幅79.96%,报0.9620港元/股。

8月8日晚间,博信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8月8日收到董事长罗静的书面辞职报告,罗静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第九届董事会董事、董事长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辞职后,罗静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7月8日晚间,知名财富管理公司诺亚财富发布公告称,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信贷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了供应链融资,本金总额约为34亿元人民币。目前公司已采取各种法律行动,保证基金投资者的利益。

诺亚财富受牵连

旗下上市公司股价巨震的背后,是罗静被刑拘的黑天鹅突袭。

罗静是谁?

《华夏时报》记者获悉,承兴国际控股爆雷涉案规模恐怕远不止于此,国内一家知名券商机构和一家知名城投公司也一同踩雷承兴国际控股,但其规模尚不得而知。

7月5日午间,博信股份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分别于2019年6月20日、2019年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7月5日午间,博信股份公告称,该公司当天收到《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拘留证》,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分别于2019年6月20日、2019年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这意味着,博信股份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两周前已被刑拘。

两年前成为博信股份实控人

此前7月5日午间,博信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分别于6月20日、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7月5日晚间,港股承兴国际控股也对罗静被刑拘一事进行了公告。

公开资料显示,罗静旗下有三家上市公司,A股博信股份(600083)、港股承兴国际控股(02662.HK)、新加坡主板公司CamsingHealthcare(BAC)。

当天博信股份跌停收盘。不过,博信股份未披露罗静所涉何案。

公开资料显示,罗静,1971年出生,中国香港籍。

不过,博信股份及承兴国际控股至今没有披露罗静被刑拘原因。博信股份此前表示,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公司将持续关注事项进展。承兴国际控股则表示,无法确定罗静出于何种原因被刑事拘留。两公司同时表示,目前经营运作正常,未受影响。

受上述事件影响,7月8日开盘,博信股份股价一字跌停,截至上午收盘,依然有约30万手卖单封于跌停板,无一买单。不过当日下午开盘后4分钟内异军突起,瞬间从跌停板拉至涨停板,并最终以涨停板报收,报13.51元/股。

7月8日,有消息人士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罗静发行信托产品融资,资金链断裂,被上海某金融机构以经济诈骗罪报案,后被警方拘留。

2017年7月12日,苏州晟隽营销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苏州晟隽”)以每股23元的价格受让博信股份合计28.39%股份,转让价款共计15.02亿元。

资料显示,罗静1971年出生,为中国香港籍,共控制着三家上市公司。罗静直接和间接持有博信股份近29%的股份,合计间接持有承兴国际控股64.87%股份。同时,还持有新加坡上市公司Camsing Health care Limited 83.36%股份。

盘后数据显示,博信股份8日买一和卖一均为同一席位,申万宏源温州车站大道证券营业部买入1.09亿的同时,卖出了6416.13万元,显然是温州资金在“自救”。

不过,这一说法尚未获警方证实。

苏州晟隽法定代表人就是罗静,注册成立时间是2017年7月3日,正是在签署股份转让协议之前,或许就是为收购而来。而博信股份停牌前收盘价格为13.2元,这笔交易溢价74.24%,溢价较高。

承兴国际官网资料显示,罗静于1996年创立承兴国际集团,在广州、北京、上海、苏州、新加坡、美国洛杉矶等地皆设有分公司,现已发展成泛娱乐、智能硬件、大健康三大产业为一体的综合性集团。2018年,承兴国际位列广东企业500强第105位、广东流通业100强第14位。在2017年,罗静成为博信股份实控人,在她入主后博信股份主营业务逐渐由市政工程业务向智能硬件及其衍生产品领域业务转型。

承兴国际控股并未有这样幸运, 7月8日,受罗静事件连累,承兴国际控股(02662.HK)以港币4元/股开盘,大幅低开约13个百分点;紧接着下一分钟,该股股价呈现出直线坠入之势,盘中一度触及90%的跌幅;最终,疯狂的“跳水表演”在当日16点收盘终止,承兴国际控股全天暴跌80.39%,股价仅剩下每股港币0.9元。

7月8日晚间,博信股份在一份补充说明公告中表示,公安机关相关人员于2019年7月5日上午向公司送达了罗静、姜绍阳的拘留证等文件,并于现场告知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女士、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先生被刑事拘留事宜,未告知具体案由,同时要求上市公司予以协助提供有关资料。

当时,上交所发出问询函,要求股权转让各方明确披露转让价格的定价依据及合理性,是否存在控制权溢价安排,转让价格与停牌前股价、公司的经营状况等存在重大差异的主要原因和考虑。

承兴国际控股股价在周一早盘一度暴跌约90%,截至收盘跌幅为80%。公司最新市值为9.69亿港元,周一蒸发近40亿港元。

就这一天的交易,让承兴国际控股总市值从49.43亿元港币,锐减至9.69亿元港币,全天市值蒸发约39.74亿元港币,6月20日至今,其市值已蒸发近80亿港元。

诺亚财富受牵连,已查封上市公司股票和相关银行账户

此外,上交所还在问询函中指出,苏州晟隽注册资本2亿元,本次受让股份需要支付约15.02亿元。要求苏州晟隽充分披露资金来源、筹措方式与支付能力。

博信股份股价周一早盘跌停,下午开盘后三分钟从跌停板飞上涨停板,盘中剧烈盘整后最终收至涨停,成功上演“地天板”行情。博信股份全天换手率高达33.24%,总成交量75.78万手,总成交金额约8.59亿元。

罗静旗下公司股价剧烈震荡并未终止事件的发酵。

目前警方尚未披露罗静被刑拘的原因,但影响已经开始显现。

彼时,博信股份回复称,收购资金中2亿元来自股东认缴注册资本,收购资金剩余部分来自股东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的自有资金。

图片 4

8日美股上市公司诺亚财富发布盘前公告称,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的信贷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Camsing International Holding Limited)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人民币。承兴国际控股实际控制人近期因涉嫌欺诈活动被中国警方刑事拘留。作为这些基金的基金管理人,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起了各种法律诉讼,并致力于采取最佳行动,履行其义务,保护基金投资者利益。

除了罗静旗下上市公司股价大跌,其合作方也受到冲击。

据博信股份2017年年报显示,上述股权转让于2017年9月26日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办理了过户登记手续,公司的最终控制人变更为罗静。而苏州晟隽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盘后龙虎榜数据显示,7月8日博信股份前五营业部买入总额为37468.4万元,前五卖出总额为18102.13万元,买卖净差为19366.27万元。其中,申万宏源证券温州车站大道证券营业部既是买入榜第一,也是卖出榜第一,该营业部当日买入了1.09亿,占总成交比例12.74%;卖出了6416.13万,占总成交比例7.47%。此外,安信证券盐城世纪大道证券营业部买入也达到1.03亿元,占总成交比例12.04%。

受此消息影响,诺亚财富周一美股开盘一度大跌22.53%,截止8日晚间23点30分,诺亚财富下跌逾17%,较前一交易日收盘价市值损失逼近5亿美元。

7月8日晚间美股开盘后,知名财富管理公司诺亚财富(NYSE:NOAH)股价暴跌逾20%,市值损失约5亿美元。当天诺亚财富股价大跌20.43%,以35.6美元收盘。

2018年6月30日,博信股份公告称,为满足苏州晟隽控股股东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的业务发展需要及补充经营流动资金,苏州晟隽于2018年6月29日将其持有的博信股份6530.01万无限售流通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8.39%)全部质押,质押期限自2018年6月29日至2019年12月20日。

博信股份“地天板”行情令市场感到不解。巨丰投顾投顾总监郭一鸣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利空之下有资金如此拉升,明显就是奔向涨停而去。要么就是资金的对倒,要么就是有其他目的不想股价再次下跌。”

8日晚间,诺亚财富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发来的媒体回复函指出,关于诺亚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的创世核心企业私募基金延期事件,公司已于7月8日 19 点(北京时间)发布官方声明。诺亚没有资金池,没有期限错配,旗下所有产品均由第三方合格金融机构进行托管,资产与相应资金均依基金契约进行投资管理,保持独立运作,风险不会传导到其它产品上;在发现该项目风险因素后,公司立即启动了对存续期内其它产品的深度排查,截至目前并未发现同类问题(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歌斐管理基金总额为 1711亿,产品数量共计800余支)。诺亚财富将积极配合警方调查,尽全力推进事件解决。

诺亚财富旗下的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以下简称“歌斐资产”),发行的产品正是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公司提供了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人民币。

不过,2019年7月4日晚间,博信股份发布关于控股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的公告显示,公司控股股东苏州晟隽持有的全部公司股份 6530.01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被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予以冻结,冻结期限为2019年7月1日至 2022年6月30日。

此外,由于博信股份在董事长被刑拘半个月后才进行公告,而董秘陈苑因个人原因于6月30日提前辞职,公司证券事务代表张泽也在7月3日前因个人原因辞职。这引发了公司信披合规性质疑。

同时,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也向记者发来关于“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相关情况的说明称,该基金募集资金主要向承兴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承兴”)有关联的第三方提供供应链融资。近日承兴的实际控制人因涉嫌金融诈骗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拘留措施。公司作为基金管理人,已经采取各项法律措施,并切实履行管理人职责,依法全力保障基金投资人的合法权益。

据诺亚财富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汪静波介绍,核心企业的系列基金投资标的,主要是向承兴国际相关方就其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目前与承兴相关的基金,确实发生了风险。

此外,该部分股份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予以轮候冻结,冻结期限为两年,自正式冻结之日(2019年7月3日)起算。

8日晚间,博信股份公告称,公司经询问已离职的董秘陈苑、证券事务代表张泽获告知,两人均因个人原因离职,在离职前未知晓董事长罗静、财务总监姜绍阳被刑拘事宜。七名董监高在2019年7月5日前均不知悉刑拘事宜,公司不存在信息披露违规情形。

由于相关方涉及金融诈骗仍在刑事侦查过程中,公司预期在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投资期届满时暂时无法进行分配,因此依据基金合同约定对基金份额的投资期到期日延期。 我司会依法保障基金份额持有人的合法权益。

罗静被刑拘,也让这笔融资的前景蒙上了阴影。

一个月前被刑拘

此前7月5日,博信股份披露了控股股东苏州晟隽营销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晟隽”)所持有本公司股份65,300,094股全部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

公司已成立特别应急和处理小组,采取必要应对措施,完成的处置工作包括但不限于增加基金产品的增信措施;对相关方发出催款函要求履行还款义务;与相关方对账及开展资产梳理工作;对相关方依法采取法律措施;并已向监管机关进行报备。

据汪静波在内部信中说,从发现风险到今天,公司做了以下6件事:增加了上市公司股票质押并查封了上市公司的股票;查封了相关银行账户;发出催款函,要求付款方根据债转协议履行还款义务;并启动对该基金投资人的合规的信息披露公告;就已经到期的基金,对相关方提起了刑事和司法诉讼;向行业协会与监管单位进行备案。

7月5日,博信股份盘中跌停。

在8日晚的公告中,博信股份还称,经核实,公司控股股东苏州晟隽因与苏州名城文化发展合伙企业产生委托贷款合同纠纷案,苏州名城文化发展合伙企业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诉前保全申请,要求冻结苏州晟隽名下财产。博信股份还表示,鉴于公司未能联系到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苏州晟隽持有的公司股份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予以轮候冻结的原因暂未获悉。

值得关注的是,6月19日,即罗静被拘的前一天,承兴国际控股发生股权权益变动,诺亚旗下歌斐管理的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已取得承兴国际控股62.84%的股份控制权,原因是“取得股份/ 债权保证权益”。

这只是罗静资产爆雷冲击波的冰山一角。

7月5日午间,博信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拘留证》,获悉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分别于2019年6月20日、2019年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编辑:刘春燕 主编:陈锋

博信股份澄清信披违规

7月8日晚间,博信股份还披露,该公司控股股东苏州晟隽因与苏州名城文化发展合伙企业产生委托贷款合同纠纷案,苏州名城文化发展合伙企业向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诉前保全申请,要求冻结苏州晟隽名下财产。苏州晟隽持有的公司股份 65,300,094 股被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予以

当时,公告并未披露罗静及姜绍阳被刑拘的原因。博信股份表示,目前,公司日常经营运作正常,公司管理层将会加强企业管理,确保公司经营活动的正常进行。

8日晚间10点之后,博信股份发布了一份补充说明公告,澄清信披违规质疑。

冻结,冻结期限为2019年7月1日至2022年6月30日止,并于2019年7月1日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办理了司法冻结手续。

除了是博信股份实控人,罗静还间接持有港股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有限公司64.87%股份;此外,罗静通过 Creative Elite Holdings Limited 持有新加坡上市公司 Camsing Health care Limited 83.36%股份。

博信股份表示,公安机关相关人员于2019年7月5日上午向公司送达了罗静、姜绍阳的拘留证等文件,并于现场告知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被刑事拘留事宜,未告知具体案由,同时要求上市公司予以协助提供有关资料。

而且,苏州晟隽持有的博新股份股份65,300,094股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予以轮候冻结,由于未能联系到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目前暂未获悉控股股东股份被轮候冻结的原因。

7月5日晚间,承兴国际控股发布公告称,7月5日得知该公司主席兼执行董事罗静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

公司经询问已离职的董事会秘书陈苑、证券事务代表张泽先生获告知,两人均因个人原因离职,在离职前未知晓董事长罗静女士、财务总监姜绍阳先生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事宜。经公司自查,七名董监高在2019年7月5日前均不知悉董事长罗静、财务总监姜绍阳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事宜,公司不存在信息披露违规情形。

商界木兰

不过,对于罗静因何事被刑拘,公告也未披露。据承兴国际控股公告显示,于公告日期,董事无法确定罗静出于何种原因或事件而被刑事拘留。

关于控股股东持有的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的原因,博信股份表示,公司控股股东苏州晟隽因与苏州名城文化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产生委托贷款合同纠纷案,苏州名城文化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向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诉前保全申请,要求冻结苏州晟隽名下财产。苏州晟隽持有的公司股份65,300,094股(无限售流通股)被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予以冻结,冻结期限为2019年7月1日至2022年6月30日止,并于2019年7月1日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办理了司法冻结手续。鉴于公司未能联系到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公司控股股东苏州晟隽持有的公司股份65,300,094股(无限售流通股)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予以轮候冻结的原因暂未获悉。

这起爆雷事件的主角,现年48岁的罗静,曾因加入女性企业家俱乐部“木兰汇”,而有商界木兰之称。

7月8日开盘,承兴国际控股股价暴跌,当日收盘股价跌幅高达76.88%。

博信股份表示,公司2018年度财务报告审计报告和2018年度内部控制审计报告分别被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了保留意见和否定意见。公司2018年营业收入156,615.24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244.70万元,出现亏损;另公司2019年第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258.42万元。此外,公司日常经营资金来源于控股股东苏州晟隽7亿元额度内循环使用的借款,公司后续获得控股股东持续资金支持尚存在不确定,可能会对公司经营业务造成影响。

公开信息显示,1996年,罗静创办承兴国际集团,目前该集团为集泛娱乐、智能硬件、大健康三大产业为一体的综合性集团。官网数据显示,2018年,承兴国际位列广东企业500强第105位、广东流通业100强第14位。

7月8日晚间,诺亚财富公告,公司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的信贷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了34亿元的供应链融资。

数据显示,截至7月4日,博信股份公司实际控制人罗静直接持有博信股份125万股,持股比例为0.54%;通过控股股东苏州晟隽间接持有6530万股,持股比例为28.39%,亦即罗静共持有博信股份6655万股,占总股本的28.93%。但目前苏州晟隽所持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

当日,诺亚财富董事长汪静波发布内部邮件,称核心企业的系列基金投资标的,主要是向承兴国际相关方就其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目前与承兴相关的基金,确实发生了风险。”

与此同时,罗静还持有承兴国际控股7亿股,占总股本64.87%,同时其麾下还控股有一家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CamsingHealthcare。

曾有消息称,罗静以大量应收账款向金融机构质押,发行信托产品融资,但目前资金链断裂,被金融机构以经济诈骗案报案抓捕。

同时罗静本人也有女强人形象。其拥有香港科技大学及巴黎HEC管理学院两个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并于2017年、2018年入选《中国企业家》商界木兰精英30强;她还是广东省女企业家协会副会长。

牵涉其中的京东此前对外公告称,承兴涉嫌伪造和京东的业务合同对外诈骗。

罗静原本的产业版图主要在“IP”市场。在其官网的一篇文章中,罗静自称2005年开始接触IP,2006年8月创办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同年9月拿下NBA在国内独家品牌授权,由此走上品牌授权之路。

涉事公司股价大缩水

文章中称,罗静的IP业务在国内的主体公司为广州承兴,核心业务为品牌授权及运营、品牌创新及产品设计、服务外包及营销管理三大板块。主要客户包括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苏宁电器、国美电器、NBA等,建设银行、广发银行、中信银行等金融机构,中国石油、中国石化等品牌方。

自6月20日被刑拘至今(8月8日),博信股份股价累计下跌14.73%,同时承兴国际控股已整体下跌85.41%。目前承兴国际控股仍处于停牌状态。

2017年7月,罗静在A股高溢价借壳博信股份上市,由此进军智能硬件、人工智能行业。同月由广州承兴成立苏州晟隽,透过苏州晟隽购入博信股份6530万股,收购总价15.02亿元。每股收购单价23元,较交易宣布前(2017年7月3日)股价溢价74%。

7月8日,博信股份还曾上演地天板,当日上午股价一字跌停,下午即被拉至涨停。

资本玩家罗静

值得关注的是,罗静案并非仅影响其旗下博信股份与承兴国际控股两公司,A股上市公司法尔胜7月16日公告卷入其中,而融资相关方京东、苏宁均否认牵涉其中。

上述消息人士告诉澎湃新闻,罗静个性较强,认定的事会毫不犹豫地执行,这在收购过程中表现得比较激进,其资金链断裂或与此有关。

目前,罗静直接持有博信股份的股权及通过控股股东苏州晟隽间接持有的股权已全部被其他公司提请司法冻结,并且有轮候冻结,而罗静旗下港股公司承兴国际控股所处物业所有文件、大部分会计记录等亦已遭警方扣押,相关案件仍在进一步侦查中。

可见的是,罗静以广州承兴为融资主体,借助中国移动和苏宁等电商的应收账款,发行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来公开募资,单笔募集资金在数千万至数亿元不等,年度收益率集中在7%-10%之间。

相关报道

以公开查询到两个资管计划为例,2014年发行中融资产-融智1号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贷款资管计划,其以中国移动终端福建分公司7147.06万元应收账款质押,募资5700万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罗静辞任博信股份董事长 汤永庐接任 公司法定代表人将变更!

图片 5

而发行于2018年8月的云涌1号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是广州承兴最近发行的一个产品,产品规模5000万元,信托公司为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存续12个月,即将到期。

这份信托计划显示,截至2017年年底,广州承兴净资产22.78亿元,资产负债率78.5%,2017年实现净利润4.73亿元。

图片 6

罗静个人均在上述融资中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董秘、证代突然离职

在此次董事长和财务总监被刑拘的消息发布之前,上市公司博信股份的董秘和证代突然宣告离职。

6月30日公告显示,博信股份收到上市公司职工代表董事、董事会秘书陈苑的书面辞职报告。

紧接着的7月3日,博信股份发布公告称,近日收到上市公司证券事务代表张泽的书面辞职报告,张泽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博信股份证券事务代表职务,其辞职后将不再担任上市公司任何职务。

对此,上海严义明律师事务所严义明律师认为,“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涉嫌违法违纪被有权机关调查或者采取强制措施,即属于上市公司重大事件之一,理应披露,公司实控人6月20日被带走,这中间还发生了董秘、证代辞职的事情,公司在信批上涉嫌违规。”

就此,7月8日,博信股份的公告称,该公司经询问已离职的董事会秘书陈苑女士、证券事务代表张泽先生获告知,两人均因个人原因离职,”在离职前未知晓董事长罗静女士、财务总监姜绍阳先生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事宜。”

除了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目前博信股份的董监高仅剩7人,分别是在职董事四位,分别为董事刘晖女士、独立董事刘微芳女士、独立董事黄日雄先生、独立董事陈海锋先生;监事三位,分别为职工代表监事赵金先生、监事周舒天女士、监事黎书文女士;高管一位,总经理刘晖女士。

博信股份称,经公司自查,上述七名董监高在2019年7月5日前均不知悉董事长罗静、财务总监姜绍阳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事宜,公司不存在信息披露违规情形。公司将尽快提交内幕信息知情人名单供上海证券交易所进行相关交易核查。

会计师事务所发现公司内控缺陷

值得一提的是,博信股份此前已经引起监管部门注意。

博信股份的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该公司当年度实现营业收入15.6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685%;但净利润却由盈转亏,其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244.70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6086.59万元。

对此,博信股份表示,虽然2018年业务规模有所扩展,但由于受坏账准备计提的影响,净利润较2017年同期下降。

这份年报被年审会计师事务所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非标准审计意见。

据立信会计师事务所披露,博信股份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在对博信股份全资子公司博信智联科技有限公司执行了检查、函证、走访等审计程序之后,仍无法对2018年部分营业收入、营业成本的确认和调整获得满意的审计证据。

此外,年审会计师对博信股份应收款项坏账准备持保留意见。

博信股份对此也不回避,公告称,“本公司董事会认为该审计意见客观反映了公司2018年内部控制的实际情况”。

为此,上交所在今年5月12日发函问询了博信股份,在《问询函》中,针对博信股份年度财务报告被出具非标意见,营业收入确认、应收款项坏账准备计提的合理性等诸多问题,上交所罗列出10多个问题,要求上市公司在5月25日前进行回复。

然而今年5月25日,博信股份并没有如期回复,其回复上交所称,“由于《问询函》涉及内容较多,需进一步补充与完善。”

本文由金沙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