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保费增八成,安邦人寿等9家险企万能险占比仍

作者:理财保险

每经记者袁园每经实习编辑卢九安

  35家寿险公司规模保费下滑,包括中法人寿、华汇人寿、和谐健康、前海人寿等,瑞泰人寿、上海人寿、珠江人寿等7家公司万能险保费占比仍超50%

在保险新规“134号文”的影响下,2017年寿险行业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的保费增速达到了历史新低。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85家寿险公司合计实现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5892.36亿元,同比减少超过五成,占总保费收入的比重也同比下降至18.19%,为史上最低水平。

图片 1文 | 标点财经研究员  黄凤清

物极必反。此前备受资本市场关注的万能险保费,在经过2017年的大幅下滑后,2018年又再次反弹。据银保监会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2018年寿险行业“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万能险保费达7953.7亿元,同比大幅增加35%。

  无论坊间此前存有多少言辞凿凿的版本,无论每一种猜测背后备注了多少项充足理由,“出乎意料”,才是一个谜面是否成功的关键前提。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共有69家险企开展了万能险业务,其中有42家险企万能险保费出现负增长,有27家则是正增长。万能险保费负增长的险企中,有14家险企负增长超过50%。这反映出,去年万能险保费的大幅增长,并非保险公司万能险保费的普遍增长,而是个别公司万能险保费增长所致。

  根据近日出台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成立于2003年4月的中国银监会及较前者多出五年资历的中国保监会,将正式合并组建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而中国证监会则得以保留,中国金融监管至此迎来“一行两会”时代。就在北京西城金融大街15号那块白底黑字的牌子摘下之前,持续近一年的强监管风暴下,保险业的格局已悄然改变。

4家险企万能险增速超100%

  一方面,在行业层面上,寿险业增长放缓,但业务结构调整初显成效。

万能险,属于一类保险产品。与传统寿险一样给予保护生命保障外,还可以让客户直接参与由保险公司为投保人建立的投资账户内资金的投资活动,保单价值与保险公司独立运作的投保人投资账户资金的业绩挂钩。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中国保险业资产总额达到16.75万亿元,较年初增长10.80%。其中寿险公司总资产规模年度增长仅6.25%,增幅较2016年下滑近19个百分点。事实上,寿险公司2017年全年规模保费同比萎缩姿态已一目了然,下降6.06%至3.24万亿元:原保险保费收入为2.6万亿元,同比增长20.04%,在规模保费中的占比提高了近17.5个百分点;而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以万能险保费为主)合计5892.36亿元,大降50.32%,占比由前一年度的34.39%回落至18.19%;投连险独立账户新增交费规模为470.42亿元,下降49.9%,占比为1.45%。

依靠这样的优势,中小型险企把理财型产品看作是弯道超车的利器,不断发展万能险保费规模。2013年4月,原保监会首次将保费收入进行分类,新增“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投连险独立账户新增交费”两个统计标准。这种变化,更加详细地“暴露”了保险公司的吸金能力。“保险公司‘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说得简单一点就是万能险未计入保费部分。”某险企内部人士在跟《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交流时表示,“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数据的背后,实际上反映出险企的产品策略,因为该指标绝大部分被认为是反映一家公司万能险的交费规模。

  另一方面,从公司层面上来看,保险公司之间的实力格局再度出现分化,各自座次亦有调整。

该统计标准出来后的四年里,以万能险为主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占总保费的比重已从2013年的23.48%提升至2016年底的37.11%,即便是在2017年,万能险的占比也能达到18.19%。只是在经过2017年的大幅下滑后,2018年迎来快速增长。银保监会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2018年寿险行业“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万能险保费达7953.7亿元,同比增长35%。

  根据中国保监会最新公布的2017年保险公司保费收入数据, 标点财经研究院携手《投资时报》对各家保险公司的保费收入进行了排名和分析,并推出《2017险企保费收入榜》。在寿险公司中,规模保费同比下降的有35家,增长的有39家,保费收入前十公司中座次上升的有4家,下滑的有3家。

只是在行业增长的同时,各家险企的具体情况却有所不同,从市场份额来看,万能险保费的市场份比较集中。数据显示,2018年,代表万能险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排名前十的险企分别为安邦人寿、平安人寿、华夏人寿、国寿股份、富德生命人寿、阳光人寿、和谐健康、天安人寿、国华人寿和泰康人寿,“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市场份额分别为26.6%、13.8%、9.1%、7.9%、7.0%、3.3%、3.1%、2.8%、2.8%、2.6%,合计市场份额为79%。

  过去一年来,针对万能险的各方争议以及随之而来险企产品中该品类权重的变化,始终引起外界关注。数据显示,瑞泰人寿、上海人寿、珠江人寿等7家公司的万能险保费占比目前超过50%。其中,珠江人寿2017年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同比增长84%,在规模保费中的占比升近24个百分点至六成。

从各险企万能险增速来看,国华人寿、和谐健康、安邦人寿、安邦养老等险企出现较快增速,同比增速均超过100%;民生人寿、长生人寿、中华人寿、人保健康、同方全球人寿、渤海人寿、瑞泰人寿、新光海航等险企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同比下滑幅度均超过50%。

  和谐健康跌出前十

整体来看,去年万能险保费的大幅增长,并非来自保险公司万能险保费的普遍增长,而是万能险保费排名靠前险企的保费大幅增长所致。例如,安邦人寿“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出现接近3倍的增长。此外,万能险保费排名前十的险企中,还有4家险企该险种保费出现数倍飙增,保费增速最快的险企出现703%的同比增速。

  寿险公司的保费收入包括原保险保费收入、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投连险独立账户新增交费,三项合计业内称之为“规模保费”。

9家险企万能险占比仍超五成

  根据保监会发布的数据,名单上的寿险公司增加至85家,2017年规模保费共计3.24万亿元,与2016年相比下降了6.06%。其中,规模保费超过千亿元的寿险公司共计10家,依次为国寿股份、平安寿、安邦人寿、太保寿、华夏人寿、泰康、太平人寿、富德生命人寿、人保寿险以及新华,分列第1—10位。

值得注意的是,在保险“134号文”下,万能险看的不是市场份额和同比增速,而是在险企规模保费中的占比。根据《关于进一步加强人身保险监管有关事项的通知》,人身保险公司存在中短存续期产品季度规模保费收入占当季总规模保费收入比例不应高于50%。

  在上述10家公司中,与2016年相比,国寿股份、平安寿、安邦人寿的座次保持不变,太保寿、泰康、太平人寿、人保寿险的排名有所上升,而华夏人寿、富德生命人寿、新华的排名则出现不同程度下跌。其中,太平人寿倚仗18.48%的规模保费增幅跻身前十,其保费收入排名已由2016年的第12名升至2017年的第7名,上升5位。

但是经过了两年的调整,仍有部分险企没达到监管要求。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统计,2018年共有9家险企的万能险保费占比超过50%,分别为昆仑健康、英大人寿、珠江人寿、上海人寿、和谐健康、安邦人寿、东吴人寿、安邦养老、中银三星人寿,占比分别为55.4%、51.7%、78.3%、62.6%、98.5%、91.5%、51.7%、88.8%、60.2%。

  进退相倚,被挤出前十的和谐健康,则由2016年的第6名跌至2017年的第16名。标点财经研究员分析发现,分属安邦系的和谐健康在2017年万能险保费规模同比大减九成,同时原保险保费收入亦下降66.28%,最终其规模保费同比下降73.66%,由1544.25亿元锐减至406.69亿元。

对比2017年,2018年万能险保占比超过50%的险企明显增加。2017年,险企均积极调整业务结构,到了年末,仅有7家险企业务调整不到位,万能险占比超过50%,这7家险企分别为华夏人寿、英大人寿、昆仑健康、珠江人寿、渤海人寿、上海人寿和瑞泰人寿。经过2018年的再次调整,华夏人寿、渤海人寿和瑞泰人寿的万能险占比已经低于50%这个红线,而剩余的4家险企的万能险发展趋势却各不相同。昆仑健康、英大人寿的万能险占比虽然超过红线,但业务占比却是在下降的;珠江人寿和上海人寿的万能险业务占比却有所反弹,较2017年底有所抬头。

  榜单的另一端,有34家寿险公司组成的“散兵游勇”,其年规模保费一般均不足50亿元,其中中法人寿、华汇人寿、国联人寿等20家公司甚至低于10亿元。

除却上述几家险企,2018年另有五家险企较为特殊,分别为安邦人寿、东吴人寿、和谐健康、安邦养老、中银三星人寿,在2017年他们的业务结构调整相对成功,均低于50%这一红线,但在2018年却出现了明显反弹。除“安邦系”下的三家险企因被监管层接手性质相对特殊,东吴人寿和中银三星人寿万能险出现再次反弹也是意料之中。

  规模保费的变化进一步反映出寿险公司过去一年内的阵营分化。在具可比数据的74家寿险公司中,2017年规模保费同比增长的有39家,其中太保安联健康、平安健康、中融人寿翻倍,德华安顾、陆家嘴国泰的增幅亦均超过80%;同比下降的有35家,中法人寿、安邦养老、华汇人寿、和谐健康、前海人寿以及弘康人寿的降幅均超过六成,光大永明、中华人寿、渤海人寿以及国联人寿的降幅也均在50%以上。

在2018年处,银保监会的数据就显示这一切。2018年1月数据显示,东吴人寿原保险保费同比下滑61.16%,但万能险业务保费收入却从2017年1月的385.41万元暴涨至2018年1月份的8.44亿元,同比上升了21802.5%,而中银三星万能险同比涨幅也超过700%。对于万能险业务反弹,有业内人士表示,这可能和监管部门关注行业,监管处于转型期带来的衍生风险有关。

  三公司原保险保费降幅超六成

上述人士表示,此前由于监管政策导向发生较大变化,“一些公司隐形的现金流风险被显性化”,中短存续期产品面临退保和满期给付双重压力。此外,叠加业务收入急速收缩,这使得之前依赖新单现金流入补足给付缺口的模式难以持续,造成一些公司面临较为严重的现金流风险压力。

  在监管层强化“保险姓保”、寿险公司持续调整业务结构的背景下,寿险行业目前已更强调“回归保障本源”,整体原保险保费收入在规模保费中的占比已由2016年的62.89%提高至2017年的80.36%,上升17.47个百分点。当然,寿险公司原保险保费收入的增长势头有所减慢,同比增幅由2016年的36.78%回落至2017年的20.04%。

业内:转型仍需练好基本功

  另有20家寿险公司的原保险保费规模出现逆势下降。其中,中法人寿降幅最大。因偿付能力不足,该公司自2016年9月末起已暂停新业务开展,故2017年下半年其保险业务收入为0,全年原保险保费收入仅有18.06万元,同比大降99.72%。其2017年第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指出,公司2017年4月下旬陷入流动性枯竭,为应对流动性危机,公司努力协调股东借款,已采取管理层降薪、削减非必要支出等多项应急措施暂缓风险暴露。据悉,截至2017年4季度末,该公司已向股东借款1.31亿元,日常运营目前均靠股东借款维持。

万能险终归是高风险业务,作为中小型险企可以适度发展,却不能完全依赖。“万能险以其兼具保障和投资理财功能的产品优势,再加之其顺应‘大资管时代’金融市场发展趋势,受到中小型险企的青睐,成为抢占市场、扩大资产规模,实现弯道超越的利器。但万能险产品特性也决定了其容易产生资产负债不匹配以及‘短线长配’的流动性风险,对险企的投资收益能力和经营管理能力都具有较高的要求。”华夏人寿相关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万能险产品对于中小型险企而言是一把双刃剑,可以作为阶段性的发展过渡,但不能过于依赖,最终还是要回归长期保障类业务,夯实自身队伍基础,提升运营服务能力,才能在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占有一席之地。

  原保险保费规模降幅超过六成的还有华汇人寿、和谐健康。其中华汇人寿原保险保费由2016年的8.91亿元降至2017年的2.33亿元,总计蒸发73.81%。

作为曾经依赖万能险最后又顺利调整业务结构,使其符合监管层要求的华夏人寿,在这方面有着一定的经验。上述华夏人寿相关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从华夏人寿自身的发展经历来讲,寿险企业发展的主要核心在于两个关键要素,一个是“客户”,一个是“队伍”。客户方面,是真正的以客户为中心,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最贴心便捷的服务;队伍方面,就是要提升员工的获得感和归属感,没有冗员的掣肘和历史包袱。

  原保险保费收入下降超过三成的还有国联人寿、上海人寿、国寿存续、渤海人寿、建信人寿以及珠江人寿。

该观点也得到了业内人士的认同。在麦肯锡发布的《纾困突围——中国中小保险企业破局之道》中明确指出,中小型保险公司要从三个方面下功夫:明确客户战略,重视客户经营,加强品牌建设,寻找差异化价值主张;重视人才战略,识别核心人才,在“选、用、育、留、酬”上下足功夫;制定创新战略,寻求外部合作,合纵连横拥抱生态圈,同时内部自建机制,打造自主数字创新能力。

  当然,保险的世界也总有“意外”,中融人寿和安邦养老正是另一种极端。

具体来说,对于中小型保险公司而言,一方面,通过大规模发展“营销员”队伍的渠道模式,已然很难获得成本效益优势;另一方面,寿险目标客户也开始分群;因此,中小型保险公司可提前布局新兴渠道,从场景出发、关注客户体验,积极主动参与到保险生态圈中,寻找适合自己的合作伙伴,如财富管理、教育、出行、健康、养老等场景,通过挖掘自身禀赋和强化自身价值不断打磨合作模式,实现渠道创新。

  数据显示,中融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从2016年的24.8万元激增至2017年的35.3亿元,增幅超过14233倍。安邦养老的原保险保费收入则由25.57万元跃升至7.9亿元,增幅超过3087倍;不过,因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大降超过九成,导致其规模保费下降了88.7%,座次下滑28位至第62名。

  珠江上海两人寿万能险翘尾

  此前,随着万能险规模的急剧膨胀,部分险资无论规模还是业内排序均呈现火箭般蹿升,但在监管层看来,风险亦由此逐渐积聚。为此,自2016年下半年尤其是四季度起,原保监会对万能险的监管明显收紧。

  效果相当明显。2017年,寿险公司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规模近乎“腰斩”,整体由2016年的1.19万亿元降至2017年的0.59万亿元,降幅为50.32%。其中中法人寿、前海人寿、北大方正人寿、安邦养老、幸福人寿、汇丰人寿、中华人寿、和谐健康的万能险规模降幅均超过九成,信泰、君康人寿、恒大人寿、国华的万能险规模降幅也均达到八成以上。

  随着万能险规模的下降,其在规模保费中的占比亦降低了16.2个百分点,由2016年的34.39%降至2017年的18.19%。不过,仍有20家公司的万能险保费占比不降反升。

  以珠江人寿为例。该公司在原保险保费规模下降近1/3的同时,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上升84.09%,万能险保费占比由2016年的35.43%升至2017年的59.79%,拉升24个百分点。

  中银三星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同比增长了78.81%,在规模保费中的占比为45.24%,较2016年提高了近12个百分点。

  上海人寿的万能险规模同比下降了32.89%,但由于原保险保费规模降幅更大,最终业务结构并未得到改善,万能险在规模保费中的占比依然高达55.44%,较2016年高出近3个百分点。

  2017年万能险规模占比超过五成的公司还有5家,包括瑞泰人寿、英大人寿、昆仑健康、华夏人寿和渤海人寿。其中,瑞泰人寿2017年万能险规模同比下降55.13%,但即便如此,在规模保费中的占比依然高达71.26%。渤海人寿的万能险规模更是同比下降超过六成,却仍占其规模保费的50.1%。

  有业内人士表示,在当前政策环境下,没有一家保险公司会与监管层的主导意见背向而行。出现这种情况可能基于两个因素:其一,虽然仍归属于“万能险”,但产品周期已事实从过去的一年内延展至三至五年乃至更长,因大致符合监管方防范短时风险积聚集中爆发的总体思路,所以仍得以发行;其二,由于原保险保费规模下挫幅度过大,反向推动以万能险为代表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的权重被动上扬。

责任编辑:张文

本文由金沙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