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租不起房更严重的是年轻人没有存款还,须量

作者:理财保险

图片 1

“我早就接触消费金融了,在蚂蚁花呗、京东白条以及各类网贷平台都有借过钱,拆东墙补西墙,不过最近又快还不上了……”90后大学生小万对扬子晚报记者说,“以贷养贷”是很多90后现在常用的做法。扬子晚报记者从融360最近的查问卷中看到,当前90后已成为消费贷款的主力军,占据了消费信贷的半壁江山,而且近三成会选择“以贷养贷”的方式还款。专家表示,借款要量力而行。

今年“双11”将至,多家消费信贷机构主动提高临时借款额度,专家提醒—— 借钱消费须量力而行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郭子源

图片 2

最近有个很火的段子:不要大声责骂年轻人,他们会立刻辞职的,但是你可以骂那些中年人,尤其是有车、有房、有娃的那些。

案例及数据:

“双11”将至,“借钱消费”成为很多年轻人的新选择。但在享受提前消费的好处时,借款人须遵循理性消费的原则,量力而行,避免“拆了东墙补西墙”。对于金融机构来说,则应完善风控体系,防止因过度授信引发信用风险——

曾几何时,中国人被称为存钱的典范,在中国超高储蓄率的带动下,中国在短时间内形成了可以快速进行市场投资的资本,以储蓄形成的投资也成为了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借钱消费逐渐成为了中国人的消费主流,而最近《上海证券报》刊文《90后借钱消费成常态 “以贷养贷”比月光族更可怕》,此文一出引发了社会各界对于年轻人借钱消费的热议,今天我们就来聊聊,为什么说比租不起房更严重的是年轻没有存款还“以贷养贷”借钱消费?

“每天早上一想到自己还欠银行和贷款机构那么多钱,腾地一下就醒了,所以不敢生病、不敢请假、更不敢辞职。”三十还不到的小张满脸惆怅,买了房子、娶了老婆、生了闺女,同时也让他在贷款这条路上“一去不复返”。

消费贷近半用户是90后

“双11”将至,多家消费信贷机构主动为个人消费者提高了临时借款额度,有些机构甚至还配套推出了“帮你还款”红包,以减免部分还款额度的方式来吸引客户扩大借款总额。但这些行为背后的消费信贷诉求和逻辑耐人寻味。

一、90后借钱消费成常态

消费金融的出现,让小张这样的“90”负债人群不再被扣上“坑爹”的骂名。近年来,消费信贷已经渗透到人们日常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从出生、上学、恋爱、结婚到旅行、买房、买车、装修,一个人在成长全周期中的消费,几乎都能被其覆盖。

在南京读大学的小万是95后,他告诉扬子晚报记者,自己是从大一时开始用蚂蚁花呗,也在京东白条、苏宁任性付等有借款记录。“怕我乱花钱,我爸妈每月给我打一次钱,如果遇到自己特别喜欢的东西,想买,就只能使用消费贷款了。”小万告诉扬子晚报记者,最初自己是看中了一个手机,攒了几个月的钱,还是不够,于是就申请了消费贷,后来一发不可收拾,在多个平台都借了钱。“这几天比较烦,又快还不上了。”小万告诉扬子晚报记者,周围的同学多数都在用消费贷,“提前花钱满足现在的愿望,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啊……”小万说。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借款人尤其是尚不具备赚钱能力的学生群体应量入为出、理性消费;对目前市场上的“多头借贷”“过度授信”问题需要着力规范,既可避免借款人陷入“透支—还款—再透支”的误区,又可规范消费信贷机构的经营行为,以有效降低信贷风险。

最近,融360发布报告显示,从年龄上看,贷款人群中90后占比最高,达49.31%。也就是说,在使用消费贷款的人群中,将近一半都是90后。其中,40.99%的用户群月收入在2001元至5000元。而与之相对的是,49.15%的用户每月的消费贷款占当月收入的三成以上,更有4.25%的用户每月贷款额度占实际到手收入的100%以上。而加上房贷、车贷后,有5.44%的用户每月贷款金额比到手工资还高。也就是说他们中有的人即使把全部工资都拿来偿还当月的应还贷款,都不够!

如今,各类名目繁多的消费贷款呈现井喷式增长。基于这一现实背景,国内在线金融搜索平台融360,近日针对消费贷款使用情况进行了调查。调查结果显示,“90后”借钱消费已成常态,近三成比例的调查人群以贷养贷。

融360近期发布的一个问卷调查数据显示,贷款人群中90后占比最高,达49.31%。也就是说,在使用消费贷款的人群中,将近一半都是90后。数据显示,用户整体最爱花呗、白条,创业贷和医疗贷最受期待;花呗、白条已成90后消费贷款首选,超过半数人喜欢用网贷。

“提额”+红包诱惑多

在不含房贷和车贷的情况下,使用消费贷款用于日常生活消费的人群超过五成,占比50.17%。在贷款渠道方面,除了信用卡、花呗、白条等,超过一半的年轻人将手伸向网贷。调查显示,如果包括房贷和车贷,还有5.44%的人群资不抵债。也就是说,每20人中,就有1人每月需要偿还的贷款,比实际到手月收入还要多。

现状:90后成消费信贷主力军

80后刘先生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不想因为缺钱降低生活品质,又不想借钱留下“人情债”,所以通过透支未来满足自己各类欲望。“继房贷、车贷、装修贷、手机贷、早教贷之后,我现在又在借‘二胎贷’了。”刘先生告诉扬子晚报记者,每天睁开眼,就知道自己欠银行和贷款机构很多钱,真的是不敢生病也不敢轻易辞职。“花钱的时候感觉跟不是自己的一样,只有在还钱的时候觉得肉痛。”

今天你“提额”了吗?这是“双11”来临前人们相互问询的高频语句,原因在于消费信贷机构的“备战”策略和营销行动。一方面,多家商业银行主动为信用卡持卡人提高额度,其中,长期以来被“吐槽”额度低的国有大行一改往常,颇令市场关注。

然而,众所周知的是现在很多公司和企业都在选择降薪或者调薪,像之前企业收入较高的银行业和IT产业在今年都出现了比较普遍的降薪趋势,在这样的大趋势下,大家的消费却呈现出一个非常明显的棘轮效应,年轻人的消费水平却难以在短时间内下降,于是很多人选择了借旧换新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以贷养贷”,融360的调查数据显示,有28.57%的人使用消费贷,就是为了偿还其他贷款。

继“80后”成为油腻中年的代表之后,“90后”也相继进入养娃晒娃、背负家庭重担的人生阶段,直面提前到来的“中年危机”。

据融360问卷调查数据显示,除了房贷、车贷之外,使用消费贷款用于日常生活消费的人有五成之多,而其中49.14%的人每月还款金额占实际到手收入三成以上。用户选择借消费贷款,三成以上是因为怕欠人情债;数据还显示,近5成用户到手收入低于5000元,近三成用户以贷养贷,5.44%资不抵债。

以中国工商银行为例,该行去年就在“双11”期间推出“信用额度临时翻番”活动,额度2万元封顶,翻番的前提是持卡人将信用卡绑定支付宝、微信、京东支付等第三方支付。同时,该行还将部分临时提额变成了永久提额。相比之下,工行今年的力度更大。同样是额度翻番,该行从去年的2万元额度封顶上调至5万元,并且不设临时、永久额度的区分,全部永久提额。

公开数据显示,居民未偿消费贷款总额今年增加了40%,达6.8万亿人民币。与此同时,据央行发布的《2018年第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来看,全国信用卡逾期半年未还款的总额达到了756.67亿元,环比增长6.35%。2010年全国信用卡半年未偿信贷总额仅为76.86亿元,2013年为251.92亿元,2015年为380.27亿元,到2017年增长到了663.11亿元,2018年1季度为711.48亿元。并且,我们都知道很多年轻人并没有信用卡,而是采用蚂蚁花呗的形式,据花呗官方发布的《2017年轻人消费生活报告》显示,全国近1.7亿的90后中,超过4500万人开通了花呗。

这一代“80后”和“90后”大多是家中独苗,与上一辈不同的是,他们的消费观念大多超前,“月光族”应运而生。

专家提醒:

“我们从11月7日起,将对此前提出申请的持卡人陆续调额,调额成功后,持卡人可以通过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等渠道自助调高名下其他卡片的人民币及外币额度,最终结果以我行审批为准。”工行牡丹卡中心相关负责人说。

当我们把这些数据全部集中到一起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一个让人害怕的事实:这就是作为中国未来的希望,我们的年轻人正在掉进一个正在的陷阱,一个以消费为核心构建起来的陷阱,当这个陷阱从量入为出到超前消费,再到借钱消费最终到以贷养贷的时候,年轻人就会陷入一个恐怖的循环,一个永远无法自拔的循环。

融360在本次问卷调查中发现,“90后”已然占据着消费贷款用户群的半壁江山,占比高达49.31%。

借款前先考虑成本和偿还能力

此外,多家商业银行还先后推出了“双11”持信用卡消费送积分、商品打折或免单的活动。如中国银行信用卡的“双11嘉年华”通告显示,10月20日至11月15日期间,持卡人用该行信用卡在京东商城购买手机可获8.8折优惠。

二、令人恐怖的消费主义陷阱

在不含房贷和车贷的情况下,使用消费贷款用于日常生活消费的人群超过五成,占比50.17%。在贷款渠道方面,除了信用卡、花呗、白条等,超过一半的年轻人将手伸向网贷。

融360分析师刘芬告诉扬子晚报记者,消费金融贷款可提升人们生活品质,合理利用的话,会对经济发展、实体经济有益。

另一方面,以蚂蚁花呗、京东白条、苏宁任性付等互联网机构为代表,为借款人提升临时额度的同时瞄准其还款账单,采用随机发放“帮你还款”红包等营销策略,让利部分还款额。比如蚂蚁花呗的“帮你还双11账单”活动中,借款人如果在11月11日当天用花呗消费满200元以上,可在11月12日12时至24时之间领取还款红包,红包金额最高为9999元,其次为999元,其余金额随机,将在借款人还款时自动抵扣,每个借款人仅有一次领取机会,有效期自11月12日12时至12月10日24时。

著名学者尤瓦尔赫拉利在其著作《人类简史》当中有着这样的一段经典论述:

对于这样的调查结果,多数人并不感到意外。很多人会发现,身边越来越多的“90后”甚至“00”后们,拿着IPhone在“网红”餐厅打卡拍照,口红一买就是十几只。于是,“超前消费”成了他们的不二之选。

刘芬告诉扬子晚报记者,年轻人在使用消费贷款产品时,最好先权衡自身的偿还能力等;其次,应选择银行或者正规的消费贷款公司、平台等,确保按时还,一旦出现逾期,也可以较大限度地避免暴力催收等行为。

借贷消费需理性

消费主义告诉我们,想要快乐,就该去买更多的产品、更多的服务。如果觉得少了什么,或是有什么不够舒服的地方,那很可能是该买些什么商品,或是买点什么服务。就连每一则电视广告,也都是个小小的虚构故事,告诉你买了什么产品或服务可以让日子更好。

但实际上,这些“90后”“00后”们的收入却不足一万,不足以支撑他们高昂的消费。融360的调研数据显示:40.99%的用户群月收入在2001元至5000元。而与之相对的是,49.14%的人每月还款金额占实际到手收入的三成以上。

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付一夫也建议年轻人在使用消费贷款产品时,要遵循三大原则。第一,充分考虑贷款成本,考量贷款利率与贷款期限。第二,充分考虑自身还款能力。借款人应对自己的收入情况和每月还本付息额度加以衡量,从而理性选择是否贷款;如果贷款,也要在自己能承受的偿还范围之内,以便能够按期还完;第三,充分考虑违约风险,当借款人经济出现困难时,应该尽可能主动协商,申请延长还款期限或变更还款方式。

“花明天的钱,圆今天的梦。”超前消费、负债消费,这几年俨然已成为潮流。在电商大力促销的刺激下,不少年轻人“双11”期间出手阔绰,现金不够,就用信用卡、花呗、白条等,还把手伸向网贷机构。不过借钱总是要还的,在超前消费、透支消费后,一些年轻人感叹,背着债过日子实在不是滋味。

不知道大家看到这样的一段话会有什么样的感受?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当西方市场经济进入了一定的阶段之后,随着经济的发展,主要追求体面的消费,追求无节制的物质享受和消遣,最终使其成为了生活的目的和人生的价值,乃至于形成了马克思所说的以拜物教为核心的庸俗价值观。

“每个月发工资的时候,钱只能在我卡里存活三分钟。”“95后”小唐每月发工资的日期正好赶上信用卡还款日,除此之外她还有花呗、白条,外加七八个网贷要还。为了不再接到催款电话,她专门准备了一个手账,上面记载着每个月要还网贷借款的时间、金额还有APP名称。

刘芬告诉记者,很多消费金融公司等都表示,逾期后会影响个人征信记录。付一夫建议,不管选择哪种贷款方式,借款人都应该基于自身收入和偿还能力做出选择,以免造成申请消费贷款后还款压力过大面临违约风险。

实际上,大部分“90后”“00后”的月收入不足1万元,不足以支撑高额消费。融360的调研数据显示:40.99%的消费贷用户群月收入在2001元至5000元。而与之相对应的是,49.14%的人每月还款金额占实际到手收入的三成以上。

其实,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反复在讨论到底是消费升级还是消费降级,但是我们却忽略了一个问题,这就是为什么要有这样的消费,真的是收入增加了,我们就应该以名表、名包、名鞋和品牌化妆品来包装自己吗?普通的代步车一定要由宝马奥迪来代替吗?

风险:近三成用户以贷养贷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李冲

“每个月发工资的时候,钱只能在我卡里存活3分钟。”“95后”小王每月发工资的日期正好赶上信用卡还款日,除此之外她还有花呗、白条,外加七八笔网贷要还。为了不再接到催款电话,她专门准备了一个账本,上面记载着每个月要还网贷借款的时间、金额还有APP名称。令人担忧的是,收入不足以支撑贷款月供引发的债务危机,已经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难以言说的痛,导致一些人只好“以贷养贷”进而债台高筑。

在消费主义的诱惑之下,这些消费行为都不会被认为是奢侈浪费而被演化包装成为了各种美好的事物,我们的媒体特别是自媒体在反复宣扬一个理念,这就是人要对自己过得更好一点,这个理念其实并没有错,然而再衍生出去就变成了,买瑞士名表是为了追求欧洲上流生活方式,出国旅游是为了满足“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几乎任何一件商品都被包上了人生意义的外衣,再加上小红书、值得买等等APP将所谓上流生活的生活方式向下辐射,让有钱人的生活方式开始不断地影响中等收入人群的消费观念,让消费有理被大家奉为圭臬。

令人担忧的是,收入不足以支撑贷款月供引发的债务危机,已经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难以言说的痛,导致他们中的一些人走上了“以贷养贷”之路。

实习生 曹春瑞

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相关负责人表示,“借贷消费”这一观念和行为在部分欧美国家较为普遍,经过近几年的发展,该观念也被国人逐渐接受。但不论消费金融如何发展,借款人均应遵循理性消费的原则,避免多头借贷、“拆了东墙补西墙”。对于金融机构来说,则应完善风控体系,防止因过度授信引发信用风险。

正如同《人类简史》中论述:如果根据商人的资本主义伦理,所有的利润都该再投入生产而不是白白浪费,这样一来,消费主义伦理和资本主义道德该如何共存?没问题!就像过去的年代,今天也有精英分子和一般大众的劳力分工。在中世纪欧洲,贵族浪掷千金、尽享奢华,而农民则是省吃俭用、锱铢必较。但今天情况正相反。大富豪管理资产和投资非常谨慎,反而是没那么有钱的人,买起没那么需要的汽车和电视机却毫不手软。资本主义和消费主义的伦理可以说是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将这两种秩序合而为一。有钱人的最高指导原则是——“投资!” 而我们这些其他人的最高指导原则则是——“购买!”

调查显示,如果包括房贷和车贷,还有5.44%的人群资不抵债。也就是说,每20人中,就有1人每月需要偿还的贷款,比实际到手月收入还要多。

记者调研发现,目前部分消费信贷机构的贷前审批、贷后监管机制并不健全,对借款人的资金用途不加以监测,以至出现了“从B平台借款去还A平台的钱”等风险事件。一些平台存在“只要自己平台不是接盘侠就可以”的侥幸心理,变相加剧了多头借贷问题。

其实,这才是问题的根本,这就是真正有钱的人其实并不会这样无节制的消费,反而是没有那么多钱的人比如说我们刚刚进入职场的年轻人在如此超前的消费,因为对于消费主义来说,年轻人越是奉行消费主义,就越难以积累足够的资产,只能够通过自己无休止的劳动时间来换取收入,而他们所努力生产贩卖劳动力所产生的那一点点资本,又被自己蓬勃的消费欲望所消费掉,在这个完美的生产销售大循环中,资本家与企业可以通过投资不断地扩大生产获得收益,而年轻人所代表的新兴中等收入群体却陷于无休止的消费与生产中无法自拔,甚至于以贷养贷,让自己在陷入消费陷阱之后再次被金融陷阱所吞噬,乃至于背上沉重的债务,终身为资本贩卖自己的廉价劳动力。

当一年的可支配收入还不起所欠下债务之时,如果没有丰厚的家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选择借新还旧。融360的调查数据显示,有28.57%的人使用消费贷,就是为了偿还其他贷款。

推动消费金融健康发展

看到这样的结果之后,我们已经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只是消费主义的桎梏如何突破呢?我们准备用下一篇文章来论述,如何实现从消费主义“以贷养贷”到真正实现自我突破。

“我已经算不清楚自己具体还欠多少网贷了,十几万还是二十几万?”为了还清这些欠款,20岁刚出头的小刘到处寻找新的网贷平台,直到没有平台愿意借钱给他了,他才想到伸手问父母和亲戚们借钱。

实际上,“双11”前夕各机构的消费信贷营销行为,只是近年来我国消费金融发展的一个侧影。近年来,消费信贷已经渗透到人们日常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从出生、上学、结婚到旅行、买房、买车、装修,一个人在成长全周期中的消费几乎都能被其覆盖。

每日一句你的人生永远不会辜负你的。那些转错的弯,那些走错的路,那些流下的泪水,那些滴下的汗水,那些留下的伤痕,全都让你成为独一无二的自己。—— 朱学恒

有公开数据显示,居民未偿消费贷款总额今年增加了40%,达6.8万亿人民币。可以说,消费贷款最大限度地分担了资金短缺的瞬时压力,又以其简便易行的操作模式,最大程度提高了借贷效率。然而尽管它们普遍期限短,但因多属于个人信用贷,不需要抵押,因此风险高、利率也高。

值得关注的是,在居民消费增长率放缓的同时,消费信贷增速却“异军突起”。数据显示,2008年以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居民短期消费贷款增速,二者呈现大致一致的走势。但自2017年初开始,这一数据开始背离:消费增速一路下行,至2018年5月降至8.5%;居民短期消费贷款增速却开始异常增长,从2017年初的约20%增速反弹至当年四季度的40%左右,2018年以来,短期消费贷款增速逐渐下降,至今年9月末增速降至28%左右,但仍超过消费总额增速。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反思:美酒虽好不可贪杯

此外,信用卡数据也佐证了这一趋势,截至2018年6月末,银行卡应偿信贷余额为6.26万亿元,较2017年6月末增长33.48%。

明知有负债的风险,但还是有很多年轻人落入了明明想上岸却忍不住剁手的怪圈,他们一面到处寻找可以快速撸贷的新口子,一面痛骂就是因为无处不在的消费贷诱惑才欠了一屁股债。

随着居民负债消费比例的不断提高,风险防控也成为绕不过去的坎。“以消费金融公司为例,经过8年的艰难探索,持牌经营机构数量已从最初的4家增至23家,市场定位基本明确,但仍需进一步探索适合自身特点的经营模式与发展空间。”中国银保监会非银行金融机构监管部主任毛宛苑说,尤其在市场竞争加剧的背景下,要遵循金融发展规律,做好金融风险防控。

不知从何时起,漫天都是“XX贷,想买啥就买啥”的广告,就连玩个手机都会时不时收到一条忽悠你贷款的短信。利益当前,各方势力纷纷涌入,试图去分一杯羹。除了传统金融机构外,占据线上优势的互联网巨头以及互联网金融平台也纷纷参与到互联网消费金融的热潮中。

有专家表示,目前消费金融公司主要专注于提供无抵押、无担保的小额消费贷款,由于个人征信体系尚不健全,粗放式的审批方式容易产生客户集体性违约风险,造成较大规模的坏账。相关机构对此可以借助金融科技,从收入、信用历史、还款意愿等多个方面来加强对发放贷款的审核,有效控制坏账风险。

对此,融360提醒年轻的“月光族”们:“美酒虽好,不可贪杯”,有多少酒量喝多少酒,有多大能力借多少钱,切忌借贷无度。

就互联网金融机构来看,其资金来源大多对接小额贷款公司,授信客户多为银行信用卡的次级客户,因此常常被业内视为风险防控的“重点关注对象”。

上海证券报 张骄

针对这一问题,中国小额贷款公司协会专职副会长白雪梅为贷款定价提出了新思路:“业内现在普遍使用的定价方式是‘成本定价’,包含机构的运营成本、资金成本、拨备成本等,可换一种角度,即采用‘收益定价’方式,即借款人的收益足以覆盖他能负担的本息,相当于重点调查借款人的未来现金流、预期收入水平,以此判断其还款能力。”

郭子源

郭子源

本文由金沙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