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挥保险在养老保障体系中更大作用,坚持发展

作者:理财保险

黄洪表示,还要推动商业健康保险在多层次健康保障体系中发挥更大作用。首先,要突出专业优势。充分发挥自身在精算技术、专业服务和风险管理等的优势,积极参与经办基本医保、承办大病保险,放大保障效应,减轻政府财政负担,提高基本医保制度运行效率,改善就医体验。其次,要提升服务质量。发挥主体作用,注重高质量发展,通过设计灵活多样的产品,提供基本医保“三个目录”之外的健康保障、医疗保健与护理服务,扩大保障范围,提高保障水平,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多层次的健康保障需求,降低老百姓(603883,股吧)的医疗负担。第三,要管控费用漏洞。发挥自身技术、网络等优势,参与医疗行为管控,降低不合理的医疗费用,保障合理的医疗支出。

“建设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既要借鉴国际经验,更要立足中国实际,探索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保障之路。从国际经验看,一些发达国家陷入民粹主义和福利陷阱,使财政不堪重负,不仅影响了国家的持续竞争力,甚至导致整个国家经济破产,最终还是损害全体国民的利益。希腊等就是典型的例子。从我国实际看,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达2.3亿,占总人口的16.7%,但我国人均GDP仅为8100美元。作为老龄化速度快、未富先老的发展中国家,不能简单复制发达国家的福利制度。”黄洪强调。

黄洪指出,要推动商业养老保险在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中发挥更大作用。首先,第三支柱在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的定位不应只是“锦上添花”,更应是“雪中送炭”。基于我国阶段性特征,第三支柱不应只是成为额外增加养老金积累的简单补充,而是要承担起一定的基础保障功能。加快发展市场化的第三支柱,尽快形成新的、安全稳健的国家养老储备资金,才能有效弥补第一支柱替代率缺口和第二支柱覆盖率短板,形成稳固可持续的社会养老保障体系。其次,第三支柱的首要属性应当是保险属性,应当从具备“收益保证、长期锁定、终身领取、互助共济”等独特功能的商业养老保险起步。收益保证,是指商业养老保险作为契约型金融业务,能够有效抵御投资风险,向投保人提供全生命周期的保证收益,帮助其安全稳健地积累起一笔养老金;长期锁定,是指商业养老保险能够将投保资金锁定用于养老,避免投保人在获取短期收益后,随意改变养老金用途;终身领取,是指商业养老保险能够向投保人提供分期直至其身故的养老金发放服务,确保投保人活到老、领到老,避免因养老金提前用尽,晚年陷入困境;互助共济,是指保险机构运用精算技术,统筹管理养老资金,实现养老保障风险分担。第三,应当待商业养老保险保障形成一定积累后,再适时拓展商业养老金融产品范围。俗话说“没有学会走之前,不要想着跑”。通过发展商业养老保险,可以在第三支柱中建立覆盖广泛的养老资金安全垫,只有这样,才能有效增强整个养老保障体系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

昨日,在中国保险学会与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中国养老与健康保险50人论坛”上,保监会副主席黄洪表示,近年来,我国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取得了历史性成就,但同时,我国社会保障体系建设还存在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因此,健全完善社会保障制度显得日益重要,要立足中国实际,探索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保障之路,打造具有中国特色的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

黄洪表示,要推动商业养老保险在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中发挥更大作用。第三支柱(即个人养老金账户计划)在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的定位不应只是“锦上添花”,更应是“雪中送炭”;应当待商业养老保险保障形成一定积累后,再适时拓展商业养老金融产品范围。

他表示,建设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既要借鉴国际经验,更要立足中国实际,探索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保障之路。从国际经验看,一些发达国家陷入民粹主义和福利陷阱,使财政不堪重负,不仅影响了国家的持续竞争力,甚至导致整个国家经济破产,最终还是损害全体国民的利益。希腊等就是典型的例子。从我国实际看,60岁及以上人口达2.3亿,占总人口的16.7%,但人均GDP仅为8100美元。作为老龄化速度快、未富先老的发展中国家,不能简单复制发达国家的福利制度。如果好高骛远,把提高保障水平的责任主要压在基本保障制度上,不切实际的扩大政府保障责任,将对国家财政形成沉重压力,可能将社会推入“福利主义”陷阱。

金沙www.js3311.com ,因此,在建设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中,既要发挥政府保障基本的基础作用,也要发挥市场提高质量的放大效应,坚持发展商业养老和健康保险,打造符合我国国情、具有中国特色的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

我们要推动商业健康保险在多层次健康保障体系中发挥更大作用。首先,要突出专业优势。充分发挥自身在精算技术、专业服务和风险管理等优势,积极参与经办基本医保、承办大病保险,放大保障效应,减轻政府财政负担,提高基本医保制度运行效率,改善就医体验。其次,要提升服务质量。发挥主体作用,注重高质量发展,通过设计灵活多样的产品,提供基本医保“三个目录”之外的健康保障、医疗保健与护理服务,扩大保障范围,提高保障水平,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多层次的健康保障需求,降低老百姓(603883,股吧)的医疗负担。第三,要管控费用漏洞。发挥自身技术、网络等优势,参与医疗行为管控,降低不合理的医疗费用,保障合理的医疗支出。(中新经纬APP)

由中国保险学会与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中国养老与健康保险50人论坛成立暨《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7》发布式”日前在京召开。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黄洪在论坛上指出,在建设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中,既要尽力而为,也要量力而行,立足我国发展水平,平衡好人民群众有保障、国家财力可承受和经济发展可持续之间的关系。既要发挥政府保障基本的基础作用,也要发挥市场提高质量的放大效应,坚持发展商业养老和健康保险,打造符合我国国情、具有中国特色的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

证券时报记者 易永英

第三,应当待商业养老保险保障形成一定积累后,再适时拓展商业养老金融产品范围。俗话说“没有学会走之前,不要想着跑”。通过发展商业养老保险,可以在第三支柱中建立覆盖广泛的养老资金安全垫,只有这样,才能有效增强整个养老保障体系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

黄洪同时表示,要推动商业健康保险在多层次健康保障体系中发挥更大作用。首先,要突出专业优势。充分发挥自身在精算技术、专业服务和风险管理等优势,积极参与经办基本医保、承办大病保险,放大保障效应,减轻政府财政负担,提高基本医保制度运行效率,改善就医体验。其次,要提升服务质量。发挥主体作用,注重高质量发展,通过设计灵活多样的产品,提供基本医保“三个目录”之外的健康保障、医疗保健与护理服务,扩大保障范围,提高保障水平,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多层次的健康保障需求,降低老百姓(603883,股吧)的医疗负担。第三,要管控费用漏洞。发挥自身技术、网络等优势,参与医疗行为管控,降低不合理的医疗费用,保障合理的医疗支出。

黄洪认为,要推动商业养老保险在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中发挥更大作用。首先,第三支柱在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的定位不应只是“锦上添花”,更应是“雪中送炭”。基于我国阶段性特征,第三支柱不应只是成为额外增加养老金积累的简单补充,而是要承担起一定的基础保障功能。加快发展市场化的第三支柱,尽快形成新的、安全稳健的国家养老储备资金,才能有效弥补第一支柱替代率缺口和第二支柱覆盖率短板,形成稳固可持续的社会养老保障体系。其次,第三支柱的首要属性应当是保险属性,应当从具备“收益保证、长期锁定、终身领取、互助共济”等独特功能的商业养老保险起步。第三,应当待商业养老保险保障形成一定积累后,再适时拓展商业养老金融产品范围。通过发展商业养老保险,可以在第三支柱中建立覆盖广泛的养老资金安全垫,只有这样,才能有效增强整个养老保障体系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

黄洪称,要推动商业养老保险在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中发挥更大作用。首先,第三支柱在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的定位不应只是“锦上添花”,更应是“雪中送炭”。基于我国阶段性特征,第三支柱不应只是成为额外增加养老金积累的简单补充,而是要承担起一定的基础保障功能。加快发展市场化的第三支柱,尽快形成一只新的、安全稳健的国家养老储备资金,才能有效弥补第一支柱替代率缺口和第二支柱覆盖率短板,形成稳固可持续的社会养老保障体系。

黄洪指出,近年来,国内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框架基本形成,城乡居民基本生活得到有效保障。但同时,社会保障体系建设还存在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基本养老和医疗保障制度的保障水平有限,难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养老和健康需要;财政投入持续增加,负担越来越重;企业年金等补充养老保险制度覆盖面窄,且无法惠及越来越多的新就业形态人口。因此,健全完善社会保障制度显得日益重要。

黄洪指出,建设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既要借鉴国际经验,更要立足中国实际,探索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保障之路。从国际经验看,一些发达国家陷入民粹主义和福利陷阱,使财政不堪重负,不仅影响了国家的持续竞争力,甚至导致整个国家经济破产,最终还是损害全体国民的利益。希腊等就是典型的例子。从我国实际看,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达2.3亿,占总人口的16.7%,但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仅为8100美元。作为老龄化速度快、未富先老的发展中国家,不能简单复制发达国家的福利制度。

他还指出,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指出,做好民生工作,要突出问题导向,尽力而为、量力而行。如果好高骛远,把提高保障水平的责任主要压在基本保障制度上,不切实际的扩大政府保障责任,将对国家财政形成沉重压力,可能将社会推入“福利主义”陷阱,影响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和党的“两个一百年”目标实现,甚至拖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并最终严重损害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因此,在建设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中,既要尽力而为,也要量力而行,立足我国发展水平,平衡好人民群众有保障、国家财力可承受和经济发展可持续之间的关系。既要发挥政府保障基本的基础作用,也要发挥市场提高质量的放大效应,坚持发展商业养老和健康保险,打造符合我国国情、具有中国特色的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

其次,第三支柱的首要属性应当是保险属性,应当从具备“收益保证、长期锁定、终身领取、互助共济”等独特功能的商业养老保险起步。收益保证,是指商业养老保险作为契约型金融业务,能够有效抵御投资风险,向投保人提供全生命周期的保证收益,帮助其安全稳健地积累起一笔养老金;长期锁定,是指商业养老保险能够将投保资金锁定用于养老,避免投保人在获取短期收益后,随意改变养老金用途;终身领取,是指商业养老保险能够向投保人提供分期直至其身故的养老金发放服务,确保投保人活到老、领到老,避免因养老金提前用尽,晚年陷入困境;互助共济,是指保险机构运用精算技术,统筹管理养老资金,实现养老保障风险分担。

黄洪指出,社会保障制度是人民美好生活的“安全网”。近年来,我国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取得了历史性成就。党中央国务院按照“全覆盖、保基本、多层次、可持续”方针,加强制度顶层设计,持续加大资金投入,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框架基本形成,城乡居民基本生活得到有效保障。但同时,我国社会保障体系建设还存在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基本养老和医疗保障制度的保障水平有限,难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养老和健康需要;财政投入持续增加,负担越来越重;企业年金等补充养老保险制度覆盖面窄,且无法惠及越来越多的新就业形态人口。因此,健全完善社会保障制度显得日益重要。

中新经纬客户端12月24日电24日,保监会副主席黄洪在出席中国养老与健康保险50人论坛成立仪式时指出,建设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既要借鉴国际经验,更要立足中国实际,探索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保障之路。

作为老龄化速度快、未富先老的发展中国家,不能简单复制发达国家的福利制度。

本文由金沙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